新筆趣閣 > 天國的水晶宮 > 《天國的水晶宮》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天之心
屬于紫羅蘭維蘭巴特家的獨角獸號現在正位于奧爾索天區最北方,同樣也是天區海拔最高的,被稱為“天心山”的這座小島上,船上的乘客現在已經陸續下船。他們絕大多數人還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傳說中能夠直接觀測到群星的島嶼,都有些好奇。尤其是那些明顯的人工建筑。古典神話時代風格的神殿,現在也只剩下幾根廊柱和地基,而殘破的雕像和石柱則散落在草叢和巖石之中。雪花飄落從空中飄落,最后消散在草地、泥土和殘垣斷壁之中,再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也正如這些這些古代建筑所代表的文明和國度一樣再難追尋。
  
  歷史的滄桑和無情便這樣充斥在這個方圓不過幾里的偏遠小島上,讓人幾乎透不過氣來。
  
  隊伍中一位披甲按劍的女戰士是來自南大陸安羅塔利亞王國的公主。這位名叫伊諾莎安洛尼斯的年輕女子便是頭次到來的訪客之一。她好奇地四處打量著這和索斯內斯家鄉大相徑庭,甚至和現在的聯邦乃至全世界建筑風格都大相徑庭的建筑殘骸,心中莫名地多了一種唏噓的壓抑感。
  
  伊諾薩小心地瞥了瞥在人群最前方帶路的兩位身穿法袍的老人,然后壓低了聲音,對旁邊的紫發少女低聲道:“我原本以為,這只是一座無人的偏僻荒涼的小島呢。”
  
  紫發少女奧爾伽笑道:“伊娜姐才嫁過來一段時間,不知道這里的情況吧。聯邦建國的時候,先輩們很早就發現了這個位于奧爾索天區海拔最高的島吧。它上面留下來的建筑物分明是神話時代的造物。當代的聯盟大魔導師們認為,這個島嶼應該是在諸神之戰的天地浩劫中,從大陸某處分裂出來的,但具體來源卻還不是太確定。神秘學家們認為在此地可以觀測星辰,預測天象,甚至可以看到天堂之門,和女神們直接溝通,看到以太海中次元潮汐的此起彼伏,探尋命運和世界的真理。所謂‘天心山’,天空中心的高山,便是這么命名的。于是先輩們便在這里修建了一處觀星樓。當然了,隨著國土的擴張,又相繼發現了北極星島和穹頂島等等,作為觀星之地,那里的位置更優秀,這里才漸漸廢棄了呢。”
  
  “所以,有嗎?”公主問道。
  
  “有什么?”奧爾伽有些疑惑。
  
  “呃,不是說在這里可以看到天堂之門,和女神們溝通嗎?成功了嗎?”伊諾莎公主睜著兩只大眼睛,半是期待半是好奇地問道。
  
  奧爾伽是真的樂了。自己這個嫂子雖然是個實力強悍英姿颯爽的女戰士,但有的時候卻相當天然。不過可能也正因為如此,她才和她更加投緣吧。
  
  “要是真的成功了,我們現在大概就不用這么辛苦了吧。怎么看,女神們也應該是站在他那邊的呢。”奧爾伽停下了腳步,俯瞰著東方的天際。
  
  站在這高高在上的島上,她不但能看到燈火酒綠的繁華城區,也能目睹到那片巨大的雷云長城,也能看到在“長城”后面浩浩蕩蕩的大軍匯集。紫羅蘭家的女孩嘆息了一聲,眉眼間多了幾分似泣似嗔的幽怨。
  
  另外一邊,早已經來過這座天心山的兩人,紫羅蘭的當家戈爾德維蘭巴特,以及蒲公英家的太后奧薇莉婭丹迪萊恩則已經進入了神殿之中,開始進行最后的檢查。
  
  “不管來多少次都覺得嘆為觀止呢。雖然只剩下了殘垣斷壁,卻依然能感受到那個時代的繁榮和偉大。至少這樣的石材,就是現在的建筑師們做不出來的。”奧薇莉婭輕輕地撫摸了一下身邊的石柱,嘆息道:“我們這些后神話時代的凡人,努力了那么久卻還趕不上幾萬年前的祖先,是因為祖先過于偉大,還是我們過于無能呢?”
  
  “奧魯賽羅一定會說是我們過于無能。他覺得,再燦爛的古代也只是過去的歷史,身在歷史上游的我們,如果沒有超越先人的決心,那連漿糊做得傀儡都不如。他做到了!”戈爾德說到這里,竟然露出了一絲緬懷和嘆服的神情:“他是對的……所以,我確實是個沒有想象力的黏土腦袋。”
  
  “總比皮笑肉不笑的交際花來得好嘛。”奧薇莉婭夫人笑道。
  
  兩個已經上了年紀的門閥家主一時間也陷入了對青春時光的回憶中。對于已經離世的老對手亦或是說那個給他們絕大部分的人生蒙上了一層陰影的大魔王他們到底懷有的是什么樣的情感,已經很難再說得清楚了。
  
  好在,他們畢竟不是真正進入了暮年只能靠回憶活著的老朽,很快便平靜了情緒。
  
  “我們的時間有限!開始吧。”奧薇莉婭丹迪萊恩道。
  
  “是的,云中要塞是不可能阻擋他太久的。當年梅洛格林沒辦法用它來阻擋納希比亞,現在同樣也沒辦法阻擋奧魯賽羅的弟子。”戈爾德維蘭巴特道。
  
  “奧爾伽!你只有一個小時。”戈爾德杵著手杖走到了神殿門口,大聲呼喚著孫女的名字。
  
  紫羅蘭家的少女從恍惚中迅速醒悟了過來,她向祖父點了點頭,對麾下的一干人等比了一個手勢。
  
  “伊娜姐,讓大家趕快把船上的東西搬下來吧。道利老爹,安波大叔,我們開始吧。”
  
  伊諾薩點了點頭,指揮麾下的士兵們艱難地將獨角獸號上一個個包裝得及其嚴密的大號鐵箱搬下了船。至于兩個稍微上了些年紀的精怪工程師,則帶著十幾個同族技工,用極為小心的動作將箱子打開。仿佛那些鐵箱子里都是易燃易爆的危險品似得。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卻看奧爾伽摸了摸脖子上絕非凡品的項鏈,然后又戴上一雙同樣絕非凡品的手套,這才走到了一個大箱子旁邊,從里面拿起一個手臂長的紅色晶體,小心地觀察了一下。
  
  若是我們的主角和他的小伙伴們,乃至于未來科技商會和北方工業集團的任何一個基層技術人員在此,大概都會嚇一跳吧。
  
  那是一枚火曜石結晶。在神秘學的領域,這是一種威力巨大,但極不穩定,利用起來非常威脅的天然能量晶體。而它之所以漸漸被視作“女神們的恩賜”,則只是因為一個東西,或者說一個概念的誕生導力。
  
  “都是品質最好的。”老精怪工程師道利在奧爾伽旁邊道。
  
  “沒辦法,我只能通過圖紙復原最初級的導力核心,要想提供足夠的魔力,就只能在材料和原料上想辦法了。”奧爾伽嘆了口氣,拍了拍手:“大家開始吧。”
  
  精怪技工們把箱子里面的各種零件抬了出來,在身邊伊諾莎和她的部下們各種不明覺厲外加上被壕氣閃瞎的目光中開始工作了。
  
  就想是奧爾伽所說的那樣,不僅僅是七曜結晶的品質,被矮人技工們搬出來的各種零件材料也都隱約流淌著讓人心曠神怡的光暈,分明便是摻入了神圣金屬的昂貴合金。在旁邊那些沒什么文化但一定了解什么才值錢的士兵們看來,這些不明覺厲的器械分明就是用等重的金幣做成的啊!
  
  如果不是在場的都是維蘭巴特和丹迪萊恩養了好幾代的精英私兵,再加上兩位家主在此,怕都已經要上來搶了。
  
  “1號箱的42塊甲片,請按照圖形開始拼裝!”
  
  “對,那邊的線路直接開始對接!按照大型聚能法陣的符文結構拼接!”
  
  “三十六個聚能核心當然是三十六元素星位的周天排列。”
  
  “安波大叔,那邊的木制磨具對不上七曜結晶的形狀,請你們馬上調整!”
  
  “我當然知道魚梁木和銀橡木比鐵還硬,但七曜結晶是極不穩定的能量結晶,一絲都不能錯。”
  
  “我不要您覺得,我只要我覺得!我的腦子里面裝著學宮書庫里百分之八十的魔道典籍,也裝著能收集到的所有導力器械專著,沒有人比我更明白我們在做什么!”
  
  在奧爾伽氣場十足的指揮之下,精怪們開始有條不紊地工作了。秘銀甲片一樣的玩意被拼接起來,形成了一人多高的“鍋爐”;星辰鐵制成的“鐘表”齒輪們連接在了一起,形成更大號的“鐘表”,被放入了鍋爐之中;數十枚品質極高的七曜結晶用穩定的魚梁木和銀橡木磨具包裹著,置入了那些號的“鐘表”之中;融入了精金的魔法涂料在鐘表和鍋爐上涂抹出了繁復的魔法圖陣,然后慢慢地衍生到了“鍋爐”的低端,和同樣密集的管道連接在了一起。
  
  那些管道同樣也泛著溫潤神秘的幽蘭色,分明也融入了相當分量的精金材料,然后一點一點地鋪到了神殿那邊,同兩位家主正在認真勾畫地大型法陣的尾端有序地連接在了一起。
  
  總之,魔法師們搞得玩意就是這樣高大上且又特別玄學特別神棍,在場這些客串了一把搬運工的士兵們很快就懵逼了,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僅僅這些材料的耗費,估計就頂得上今年聯邦的政府收入了。
  
  什么叫豪(國)門(蠹)的底蘊?這就是了!
  
  我們都知道,精怪幾乎是這個世上僅次于矮人的工程師種族了,而且由于他們舉族投靠了學識聯盟,給魔法師當狗……啊不,和魔法師們成為命運共同體快有兩千年的歷史了,常年耳濡目染之下,在煉金產品的制造上甚至還更有經驗一些。可想而知,能夠在奧法豪門之首維蘭巴特家當譜代家臣的精怪,當然也是這其中的佼佼者。
  
  在這群工程精英的操作下,這一套看上去就復雜得讓人頭疼的器械很快就要成型了雖然成型了這群沒文化的殺胚們也看不懂就是了。
  
  然而,這群精怪工匠的手藝再怎么精湛高效也不過只是執行者罷了,真正讓他們吃驚的其實是從頭到尾都在進行指揮的奧爾伽小姐。
  
  在眾人的印象中,這位維蘭巴特家的嫡系千金小姐人美心善低調內斂,平時行事也算公正,自然是個相當好的主人,但生于魔法世家卻沒有什么施法才能,未來應該注定也只是聯姻的工具了。可是,看眼前這狀況,這位據說手無縛雞之力大小姐一時間卻仿佛換了一個人似的。雖然依舊還是那個弱不禁風連提個扳手都吃力的嬌小姐,但由于她的態度和言語都充滿了信心和專業的高效感,舉手投足便莫名地多了某種可以被稱為“霸氣”的東西。
  
  總之,在她的指揮下,而這一看就仿佛是神話造物的魔導器竟然就這樣慢慢地成型了。
  
  普通士兵當然不可能分得清導力爐和魔導器的區別,我們要理解。
  
  戈爾德給女孩的時間是一個小時,而現在只過去了40分鐘不到的時間,這規模龐大的“魔道”設施便已經開始進行第一次試運轉了。
  
  能量具象而成的光暈開始在巨大的鍋爐鐘刻之中縈繞匯集,然后沿著鍋爐底端那些布置得如同最大型法陣的管道向神殿的方向延展而去。華麗而絢爛的光芒沿著魔法陣的軌跡游動,就如同神伸出了握著畫筆的無形之手,在這個偏離于奧爾索天區的小島上繪下了力量和神秘的莊嚴畫卷。
  
  士兵們露出了神往的目光,看向奧爾伽小姐的目光更多了幾分畏懼。他們是不可能分得出導力和魔力的區別,只覺得這位據說手無縛雞之力的千金小姐勾畫了一個結構復雜,威力巨大的復雜。這不是只有超凡的施法大師們才能進行的操作嗎?這豈不是也說明,奧爾伽小姐也是超凡施法者?所以,所謂的“手無縛雞之力”,根本就是她偽裝的?
  
  一位天才施法者,卻十數年如一日地將自己偽裝成這樣,這是怎么樣的演技?又是怎樣的精神啊!維蘭巴特家,奧法豪門之首當真是恐怖如斯啊!
  
  一想到了這里,所有人對這位千金小姐便瞬間肅然起敬了。他們倒是不知道,在場最緊張的就是全程淡定高人臉的奧爾伽本人了。
  
  “已經做過三十次試驗了,失敗了八次,每次都炸掉一整個實驗室外加十人以上的技工。好在,最近的十次全部都成功了……可是,這也不能保證萬無一失啊!”紫發的少女表情不變,但雙目一直緊盯著導力能量形成的光之軌跡,當這些光暈和神殿那頭的法陣末端連接起來的一瞬間,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想到了在離開之前,和祖父戈爾德維蘭巴特的對話。
  
  “導力是科學。祖父,科學是需要無數次試驗驗證的,只有那么一點時間,我無法保證萬無一失!”
  
  “我原本是想要給你更多時間的,奧爾伽,只是真的沒有想到前線會崩潰得那么快。嗨,十萬大軍,一天就沒了。就是十萬頭豬,讓奧魯賽羅的小子抓,他一天也抓不完啊!”戈爾德大師嘆息了一聲,但眼神卻隨即堅定了下來:“奧爾伽,抱歉,我們必須要完成它。”
  
  “可是,祖父,我覺得……”
  
  “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現實就是,奧爾伽,你必須要保證它萬無一失。所以,不管你需要什么,我都會交給你的。”
  
  大約是戈爾德大師的霸氣震住了七曜石,也或許是奧爾伽小姐的祈禱感動了女神,導力的光暈在接入魔法陣的剎那間,只有一瞬間的停滯,但隨即便流暢地游了過去,就仿佛是河流遇到了幾塊小石頭的阻礙死的。緊接著,力量的河流沿著法陣的線路滑入了神殿之中,將那處遠古建筑的殘骸納入了璀璨的光幕之中。
  
  “成功了?成功了……噫好我成功了!”奧爾伽小姐依舊淡然地點了點頭,看著開始歡呼(其實是慶賀活下來)的精怪技工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依然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高人風采。當然,她心里是不是在揮舞著小拳頭蹦蹦跳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成功了呢。”戈爾德也輕輕地嘆了口氣,望著光幕外的孫女,并沒有掩飾自己欣慰的神色。
  
  “你的孫女可真的很出色啊!”奧薇妮婭夫人欣賞地看著少女。
  
  “是啊……如果她不是天生的元素排斥體,這一代的風頭又豈會都被奧魯賽羅的弟子搶走,我也不需要為將來而擔憂了。”戈爾德又多看了自己的孫女好幾分鐘,這才似乎有些不舍地收回了目光,然后慢慢地垂下了頭,將注意力轉會了腳下洪大的法陣之上。
  
  “不知道老瓦儂和凱爾那邊可以抵擋多久,我們的時間有限,加快動作吧。”他道。
  
  兩位全聯邦最有影響力的門閥家長繼續工作起來。此時,他們的腳下的法陣已經完成了一大半,卻也完全覆蓋了這座神殿的地基。兩位老人家已經累得氣喘吁吁,卻依然不敢有絲毫的放松。讓人震撼的專注力在兩位老人的臉上執念凝聚而成的紅潮,看得法陣外的護衛們驚心動魄年輕人身上出現這表情可以理解成熱血沸騰,但放在老人身上,總覺得像是徹底過去之前的回光返照呢。
  
  當然,若在場有識貨的施法者,卻一定會大吃一驚的。那覆蓋了整個神殿的法陣無論是其規模還是復雜的程度,都遠遠超出了現有施法領域的常識。一般的施法者不說是解析,光是看看那些復雜的符文和術式構成,腦子都有可能燒掉了。
  
  好在,兩位年紀加起來已經超過一百六十歲的老人家畢竟也是絕頂的魔法大師,當他們拼上老命的時候,大概也是可以感動女神的。在太陽還沒有在天邊的云海升起的時候,這個法陣總算是完成了。
  
  “呼呼……那邊還沒有什么動靜,那么,我們應該還有半天時間休息吧。”戈爾德扶著老腰站起了身,沉沉地嘆息了一聲。
  
  “若是以往,按這種程度的消耗,至少應該休息好幾天吧。”奧薇莉婭在疲態盡顯的臉上擠出了一個笑臉。
  
  “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敬老,有什么辦法。”
  
  或許是因為那個導力裝置運轉良好,他們的法陣也完成了,一直滿臉苦大仇深的戈爾德大師終于有心情開開玩笑了。
  
  然而,兩個老人的好心情還沒有超過兩分鐘。卻只聽到法陣外的衛士和技工們發出了一陣驚呼,奧爾伽驚慌的聲音也隨即響起:“爺爺,您看那邊!”
  
  那邊,當然也就是那個覆蓋了東邊視線的云中要塞了。兩位老家主當然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更知道那面云之長城是由狂暴的雷云和一定的負能量匯集而成的。而雷云之中的風暴和雷電之所以無序、致命且危險,不僅僅是元素戰旗的力量,更是對負能量的某種應用效果。
  
  可是,當他們聞聲放眼望去的時候,卻只看到圣潔的白光在陰郁壓抑的雷云之中撕開了一條裂縫,讓陽光照入了黑云的要塞之內。
  
  負能量,被壓制了……
  
  老人們收回了目光,對視一眼,眼中的駭然一閃而逝。
  
  “一個小時休息!”
  
  “附議!”
  
  他們閉上了眼睛,盤膝而坐,開始凝神冥想起來。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