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瘋狂招募 > 《瘋狂招募》064【總有刁民想害朕】
    擋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

    四周有不少博愛公司的員工,看到這一幕,鼻子都快氣歪了。

    他們花大價錢做通醫院關系,聚集了一批潛在患者,好不容易醞釀起不錯的氣氛,馬上就可以收割韭菜了,咋蹦出來這兩個二愣子?

    你不要就老老實實說不需要,或者閉嘴,沒人當你是啞巴,屁話真多!

    好幾個性急的員工都開始魯袖子,呵斥起來。

    “你把我害慘了,我的哥。”

    陳有信抱怨一句,硬著頭皮站起來:“抱歉啊各位,對不起,我哥他不會說話,是在開玩笑。”

    開玩笑?

    你們是不懂事的小學生嗎,這種玩笑能隨便開?

    小汪非常生氣:“我記得你,剛才你追問我技術細節,這么說,你也是研究義肢的同行?你是哪家公司的,誰派你來搗亂的?”

    “不是同行,我只是略懂一二,真的是誤會。不好意思啊汪老師,不好意思各位,實在抱歉,打擾大家了,我們這就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陳有信趕緊拉著萬伯虎走,萬一對方真動起手來,去派出所調解也是他們理虧。

    見他道歉,認慫,小汪也不好口吐芬芳,但心中還是有些惱怒。

    為了打消其他潛在顧客對公司產品的顧忌,他故意抱怨道:“經常有你們這種同行過來打探消息,我都懶得說。但你也要有點素質好吧?競爭就光明正大地競爭,別在背后搞小動作,就你們這種低級水平,你們的公司也做不長!”

    四周果然被帶起節奏來,有不少人跟著起哄:“年輕人,不要走歪門邪道,要走正路,公平競爭。”

    “好多華國人的素質真低,都喜歡詆毀同行,抬高自己,為了賺錢一個個心都黑透了!”

    “小伙子,做人要厚道。”

    “以后學著點,不會說話就多說點,挨幾次打就會了。”

    誰知道,在一屋子的冷嘲熱諷中,那個聲音稚嫩的小女孩一聲尖叫:“你是不是陳有信?”

    “啊?”

    走到一半的陳有信愣住,他又不是什么名人,還有人認識他?

    只見那個雙腿截肢的小姑娘向他興奮揮手,高興極了:“真的是你呀!陳大哥,我好崇拜你的~~~”

    小迷妹你誰呀,我認識你嗎?陳有信懵懵的。

    臺上小汪也愣住:“你認識他?”

    小姑娘有點生氣了,側過頭說道:“當然認識!汪老師,請你說話客氣點,陳有信設計的機器人拿過世界冠軍,靈活性和操控性比你們的智能義肢要復雜得多!而且他的導師是華國科學院的張德駿院士,張院士是國家級機器人重點實驗室的負責人,我國機械手臂行業學術界的領軍人物,學術權威,所以陳大哥說他能做出比你們更好的機械手臂,真不是在吹牛,他絕對有這個實力!”

    啥呀?

    一屋子人全都懵了。

    機器人世界冠軍,導師是院士,國家級實驗室,學術領軍,這孩子的來頭那么大,這么厲害?

    不是……

    你他嗎在玩我嗎?

    小汪都傻了,話不過腦,脫口而出:“你是他的托兒吧?”

    小姑娘非常生氣:“我是托?方主任,你來評評理。”

    坐在旁邊的骨科專家方主任本來是在津津有味看戲,立刻拉下臉來:“小汪,這是我們醫院的VIP,你說話注意點。”

    “唉唉,我知道了。”

    小汪嚇了一跳,趕緊道歉。

    再看陳有信,小汪心情極為復雜,你特么一個滿級人物,脫了裝備,跑到我們新手村里裝嗶來了,我……我……剛剛我該不會說錯話了吧?

    一屋子人都不知道說什么好,包括那些袖子魯高高,準備攆人的員工,全都面面相覷。

    房間里安靜地不像話,男默女淚。

    半分鐘前他們剛把陳有信好一通教訓,這個那個的,這時候難道再讓他們立刻拍馬屁吹捧?做不到啊做不到,臉紅紅的,會害臊的。

    只有小姑娘一個人說話:“陳大哥,你真的好膩害~~~”

    陳有信被夸地不好意思了,連忙擺手,謙虛地說道:“那些都只是虛名而已,就好像浮云一樣。”

    小姑娘立刻掩嘴咯咯笑起來,一屋子,大幾十個人,全都聽到了她銀鈴般的笑聲,然后像是被傳染了一樣,跟著一起哈哈哈哈,傻笑起來。

    就連臺上的小汪也咧開嘴,心里喊著MMP,嘴里尷尬地發出嚯嚯嚯的笑聲。

    講師這工作真不是人干的,不是被同行竊密,就是被大佬戲耍。

    他快要被玩壞了。

    ………………

    ………………

    小姑娘叫景流蘇,家里應該很有錢,骨科方主任親自推著她的輪椅離開醫技樓,女保姆開著牌照888結尾的豐田阿爾法離開,約好了在新屋熊大學的MIT實驗室見面詳談。

    這才對了,肯定是自己人才知道陳有信過去的成績。

    來到實驗室,張院士特意放下手中的事,和幾人見面。

    “好久不見啊小陳,什么時候回來的?”

    “張院士您好,我昨天剛回來。”

    “小流蘇你好。”

    “張爺爺您好,我給您帶茶葉來了~~”

    “小姑娘真懂事。”

    張院士收下景流蘇的茶葉,無意中看到陳有信一臉尷尬,立刻樂了:“你空手來不要緊,實驗室的大門隨時向你敞開。”

    這是公然暗示禮物嗎?

    看到萬伯虎也是殘肢,張院士大概懂了,聽到小流蘇嘰嘰喳喳說起剛才的趣事,他也樂得笑起來。

    “你們呀,沒挨一頓打真是幸運。”

    張院士笑呵呵對陳有信說道:“小流蘇幾天來找我,問我能不能給她訂制兩條義肢,雖然我有這方面的資源,但我知道你在人工智能上有特殊見解,就說等你回來了讓你幫忙看看。還沒來得及和你聯系,真巧,你們自己先遇上了。”

    陳有信明白了,張院士雖然是做工業機械臂的權威,但醫療器材這一塊他并不特別擅長,義肢做肯定做得出來,但也不敢說一定最好,畢竟術業有專攻嘛。

    “你表哥也是出了事故?”

    “嗯,我打算幫他做一條機械手臂。”

    “那你也幫小流蘇做兩條腿啊。”

    “這個……”

    “猶豫什么呢,你連茶葉都沒給我帶一盒。”

    “好吧好吧。”

    張院士面子大,景流蘇也是崇拜他的小迷妹,陳有信答應下來,雙方皆大歡喜。

    見自己的雙腿有著落了,景流蘇非常高興,問道:“陳大哥,你之前說博愛公司的義肢不好,你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陳有信點頭:“他們的產品真的有安全隱患,對了,我也要強調一句,任何機械義肢都不可能完全取代真人,正常人走路都會摔跤,如果你穿著我做的義肢摔跤了,還請你多多擔待一下。”

    景流蘇笑瞇瞇地說:“我當然不會怪你的。陳大哥,你是擔心這個,所以不打算工業化生產,對普通人銷售嗎?”

    陳有信點頭,沒想到張院士奇怪看著他:“小陳,我就特別不能理解這一點。你的全自動尋路焊接機器人,機械義肢,還有深潛器,為什么都不打算對外銷售?你明明有能力給大家帶來便利和幸福生活,為什么不做呢?”

    因為有些技術不能透露出去,但我不能說。

    陳有信也很頭疼這一點。

    再加上這個APP是學習型的,要想經驗升級,他必須親自動手研究新科技,那些更加賺錢的重復性工作完全無法漲經驗,所以他對金錢的欲望并不高。

    陳有信只能無奈說道:“服務行業不好做啊,總有刁民想害朕。”

    景流蘇說:“陳大哥,你這種想法不對,我看那些英雄電影都在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陳有信搖頭:“可是當英雄要承擔普通人難以想象的壓力,痛苦,誤解,背叛,甚至還有綠帽子……”

    “你理解狹隘了,你說的那些都是藝術加工,制造戲劇沖突的設定,真正的英雄不是這樣。”

    張院士打斷他:“吉遼有個70歲的普通農民叫孫吉發,被尊稱為‘鐵手超人’,1980年他因為事故失去雙臂,接下來的40年時間他研發了5代鐵手義肢,幫助上千個無臂人重獲信心,還登上了央視采訪。他說自己雖然身體殘疾,但還是要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而不是當一個累贅。

    孫老的鐵手肯定不如你的產品高大上,但他都能做,怎么沒有擔心有刁民害他?我這不是道德綁架你,而是真心希望你能放下顧慮,盡可能多幫助一些人,將愛傳遞給全社會。”

    陳有信動容了,張院士這番話確實打動了他,他決定回去和石大可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想個辦法,繞過技術壁壘。

    張院士說:“你要是還擔心,這樣,你可以與我們實驗室合作,誰要是找麻煩,打官司,我們實驗室出面解決。”

    這怎么好意思?

    陳有信連忙拒絕,張院士堅持合作,陳有信說著說著,突然覺得不對勁:“您不會是在套路我吧?我一個人就能做的事,您非要合作……”

    早就想與陳有信合作的張院士老臉一紅,佯怒道:“我與你合作是看得起你……”

    咯咯咯咯~~~

    景流蘇在旁邊差點笑岔氣,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陳有信和他哥哥一樣,都不會說話,還有張爺爺也是的,前幾天就隱晦提過特別想和陳有信一起合作,明明是強強聯手,皆大歡喜的方式,搞得現在互相拆臺,逗死人了。

    男人從18歲到80歲,都一個德性。

    景流蘇想起網上的這句話,以前她不懂,現在她終于懂了,笑得特別開心。瘋狂招募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dkyxfn.live.bxquge.Com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