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瘋狂招募 > 《瘋狂招募》041【災星】
    “張老爺子,晚上去KTV一起哈皮呀!”

    陳有信繞開人群,來到五虎老將們的身邊,發出邀請。

    張東海說:“你們年輕人自己玩好了,我們老年人晚上9點就要睡覺。”

    謝光華老爺子非常誠懇地問:“小陳,能不能到我們周山玩幾天了再回去?”

    陳有信笑嘻嘻道:“無事獻殷,您肯定在打我的主意。”

    “臭小子找打,調侃我!”

    謝光華佯怒,其他幾個老爺子圍過來,像幾堵墻一樣攔著陳有信:“怎么,喊你去周山玩幾天,你還不愿意?”

    “又不要你的錢。”

    “拿了個第一就開始耍大牌呢?”

    “在咱們周山,海鮮敞開肚皮免費吃,海景免費看,再喊幾個漂亮的采珠姑娘陪你坐游船,你來不來?”

    “還不肯來是吧?你瞧不起我們五個老頭兒呀!”

    陳有信差點落荒而逃,雙拳難敵十只手,笑著連連道歉:“爺爺們,爺爺們,我是真沒時間,我明天回學校了還有一大堆事,等我把所有事情都辦穩妥了,我一定來周山旅游,最遲半個月,這樣可以了吧?”

    “就這么說定了!”

    “不行,最遲一個星期,要是下個星期我沒看到你的人,我就叫周山艦隊順著長江逆流而上,殺到你們紅楓!”

    “你走!趕緊走!看到你就心煩。”

    老爺子們笑著把陳有信攆走,他也嘻嘻哈哈揮手告別,這幾個老頭太可愛了,陳有信是真希望能和幾位多打幾年交道。

    自古有云,從來只聞新人笑,有誰記得舊人哭?

    陳有信帶著一群漂亮妹子們去KTV了,那些看著愛機殘尸流淚,怎么修都修不好的老外強者,全都憋屈得快要發瘋。

    趙靜的心中更是只有復仇的怒火。

    【狼牙棒】被徹底毀掉,還被陳有信像戳蝦子一樣,舉起來吊城門,鞭尸示眾,這對他來說是奇恥大辱!

    他對不起自己的隊友。

    對不起那些幫他的老外爸爸們。

    他都不敢去看那些憤怒老外爸爸們的眼睛,他怕挨揍。

    一個跟班湊過來,打小報告:“陳有信他們去KTV了,不如我們也跟著去吧?”

    趙靜如同抓到救命稻草:“好,你問清楚是哪個KTV了嗎?”

    “我剛剛打聽清楚了。”

    “我們也去KTV,你去把那群老外都叫上,請他們喝酒。不怕花錢,什么酒度數高就喝什么,多灌貓尿,到時候找找機會在旁邊煽風點火,把火引到姓陳的身上,讓他們鬧起來!”

    “好的,我知道。”

    擂臺是擂臺,輸贏只是游戲。

    現實拼的是另外一套東西,看人脈和實力,這一點趙靜充滿自信。

    “老外我治不了,你們幾個外地大學生還不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趙靜心中陰冷,輸陣不輸人,陳有信別想輕輕松松帶著錢和榮耀離開!

    ………………

    ………………

    晚上9點,米樂歌王KTV,六樓最大的貴賓包房里。

    “下面一首《Hope》送給大家,祝賀陳有信獲得MVP,希望小陳同學再接再厲,繼續搞機,成績更上一層樓。其他沒有取得名次的同行們也不要灰心喪氣,希望就在前方,終有一天,你們都會被有錢的大公司收購,發大財。”

    趙權站在大屏幕前喊著話筒,不知情的男男女女們全都鼓掌吹口哨,這個Hope的寓意還不錯。

    大屏幕載入歌曲畫面,音樂響起。

    趙權氣納丹田,用保加利亞語大聲唱道:“辣妹兒~~法科兒~~”

    噗!

    一屋子的人全都笑噴,看到屏幕上的精彩畫面,全都笑得東倒西歪。

    陳有信本來坐得好好的,旁邊幾個女孩子一下子全都笑歪倒在他懷里,趁機按著他的肩膀,牽著他的手,甚至抱住他的腰。

    這是《Hope》?

    這明明是《Hop》好吧!

    哦歐不分的嗎,趙蛇蛇你這個變態!

    陳有信差點笑哭了。

    趙權是調皮搗蛋的類型,唱完一首“比利♂媽媽錄保單”之后,被趕下臺,其他女孩子開始唱情歌,霸著麥。

    陳有信的樂感挺好,推遲不掉身邊女孩子們的熱情,唱了一首《告白氣球》,引起一屋子女生的歡呼尖叫,好多人都恨不得當這首歌里面的女主角。

    將話筒交給一個女孩子后,陳有信站起來離開包房,剛才喝的有點多,他要放放水。

    回來的時候,走廊邊一間超大包房的門被猛地推開。

    “陳,陳,過來過來。”

    幾個喝醉的老外拉著陳有信,強行夾著他的脖子,將他帶進包房,粗壯胳膊的腋下傳來濃郁的體味,熏得陳有信差點吐出來。

    這邊全都是“表面熟人”,老外特別多,陪唱的妹子更是不少,平均每個老外有三個女孩陪同,還都是質量不錯的那種。

    陳有信在閃耀的燈光下,注意到滿桌子的芝華士,伏特加,1982年的拉菲,還有大量雪碧。

    人群中隱藏著幾個華夏人,不是趙靜那家伙又是誰?

    幾個老外嘰里呱啦,一大段鳥語又快又難懂,再加上滿嘴的酒氣,咄咄逼人的氣勢,陳有信不得不抬起手擋在自己臉前。

    “OK,OK!我聽懂了。”

    好不容易輪到陳有信說話,他譏諷反問:“戰場上輸不起,機器人被打壞了,不服氣,然后打算來現實中找回場子,找我理論理論,是不是這個意思?”

    趙靜冷笑:“外國朋友想認識認識你……”

    “滾蛋!給我閉嘴!”

    陳有信啐一口,他最看不起這家伙,天天抱著老外的腿叫爹,長得就是一副當漢奸的外貌,看得讓人惡心。

    “你說什么?”

    “小癟三,儂行西是伐?”

    幾個跟班站起來,指著陳有信怒斥。

    陳有信罵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抱你們的外國爹發財去吧!不就是干架嗎?來呀,我從小到大就沒慫過!”

    說完趁對方不注意,陳有信猛地掙脫幾個老外的胳膊,扭頭就往門方向跑,沒回自己包房,而是直接去衛生間。

    包房里爆發出哄堂大笑,就連趙靜自己都沒忍住,初看陳有信很叼很剛,還不是說跑就跑。

    “臥槽跑了?”

    “唉唉,前一秒還說不就是干架,沒慫過嗎,怎么跑的比兔子還快!”

    “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看看這個臉打的,精不精彩?”

    趙靜幾人指著門口,和陪酒的姑娘們哈哈大笑起來。

    這幫老外哪里還能讓陳有信跑了,好幾個酒精上頭的大漢沖出來,要抓陳有信回去繼續聊聊人生。

    可是半分鐘后,衛生間里噗通噗通幾聲,延綿不斷的哀嚎呻音傳出,追來的三個老外全都倒地,痛苦地蜷縮起來。

    兩個頭戴鴨舌帽的年輕人從衛生間走出來,沿著走廊快速移動,推開趙靜包房里的門。

    突然進來的陌生人把趙靜嚇了一跳,他剛剛厲喝一聲:“干什么的?”

    呼!

    一個話筒飛過來,趙靜的額頭瞬間砸出一個大包,雙眼翻白,噗通一聲暈倒在地。

    “嗷~~~”

    “烏拉!”

    這群被酒精刺激紅眼的老外嗷嗷叫著,揮拳沖上去。

    石大可和石泰龍絲毫不懼,一個是星際爭霸最強SCV,一個是力大無窮的獸人苦工,職業打業余,那叫一個輕松。

    啊~~~

    包房里尖叫連連,女孩子們瘋狂逃竄。

    嘭!

    拉菲瓶子砸在一個老外的腦袋上,大高個兒搖晃著腦袋,身體一軟噗通倒地。

    另一個毛子舉起伏特加,給自己猛灌幾口,瞬間獲得暴擊+50%的屬性,順手就是一擊。

    啪!

    伏特加瓶子砸在石泰龍的后腦勺上,石泰龍根本就不疼不癢,反手又抓起桌上一瓶伏特加,把瓶口塞到毛子嘴里,按著他的腦袋。

    噸噸噸噸。

    場面太不和諧,尖叫的姑娘們什么畫面都沒看見,只聽見里面噼里啪啦的聲音,包房里打了個稀巴爛。

    KTV的保安和領班迅速沖進這個包房里時,驚疑地發現,現場全都是哀嚎不斷,慘叫不停,躺在地上哼哼的男人。

    而且大電視機,水晶燈,玻璃茶幾,能打碎的全都碎了,現場幾乎就沒有完整的東西。

    陳有信雙手插兜,逆著保安隊的方向慢慢走,回到自己包房。

    幾個同學都好奇問他:“外面那么熱鬧,在干啥呢?”

    陳有信將手機裝進褲兜,笑瞇瞇說道:“不知道,好像是有人打架吧。這里怕是不安全,時間差不多了,咱們也散了吧?”

    9點半,說散也可以,想玩的還可以繼續換場子,去酒吧,或者直接去酒店。

    趙權就和一個小姐姐看對眼了,摟著她的肩膀,大聲說道:“來來來,大家合唱一首《雞你太美》吧!”

    走出KTV后,傅蕓想約陳有信去酒吧,但被他嚴詞拒絕了,委屈地只想嚶嚶嚶,眼眶都紅了。

    神女有意,襄王無心。

    陳有信的心根本就不在傅蕓身上,前腳剛從KTV離開,后腳繞個圈子,戴上帽子換了身衣服,又回到KTV內看熱鬧。

    保安隊長調出監控,可什么都沒發現。

    包房內和衛生間里肯定是沒監控的,走廊監控剛好壞了,所以石大可和石泰龍怎么冒出來的,誰都不知道。

    像是從石頭里蹦出來的一樣。

    消失也是,都沒人看到他們跑哪里去,反正突然就不見了。

    陳有信看到躺在擔架上慘哼的趙靜,差點笑出聲來。

    趙靜額頭上鼓起一個極大的包,跟南極壽星一樣大。

    石大可和石泰龍第一次打架,剛出手控制不住力度,對趙靜確實大力了點,細皮嫩肉的趙靜經不起鞭撻,變成這個慘樣。

    老外就不一樣,皮厚肉糙很經揍,后來二石就放開手腳打嗨了。

    本來KTV想報警,但這群人拒絕了,還主動拿出一筆外鈔,賠償KTV的損失,最后坐上幾臺商務車離開。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是陳有信動的手,現場甚至沒看到陳有信的人。

    他們被兩個陌生人揍了,還抓不到人,就算報警,他們也沒法收場,傳出去還丟人。

    但這口郁氣不放出來,會憋死人的。

    老外們只能拿趙靜出氣。

    治不了陳有信,你這個奴才我們還治不了?

    當天晚上,趙靜被弄的很慘。

    具體細節就不說了,反正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每個當事人都會舔舔嘴唇,露出意猶未盡的笑容。

    很長一段時間,國內機器人界都沒有再出現過趙靜的團隊,此人徹底從這個圈子消失,杳無音訊。

    后來有人去泰國旅游時好像見過趙靜,但也不太肯定是不是他,畢竟泰國的酒吧都有太多人,酒吧舞臺的燈光很曖昧,疑似趙靜的那個人圍著鋼管跳舞,隔得遠不太好確認。

    至于陳有信?

    災星。

    這是所有人對陳有信的統一稱謂。

    誰碰到他,誰倒霉!瘋狂招募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dkyxfn.live.bxquge.Com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