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瘋狂招募 > 《瘋狂招募》028【樂呵樂呵】
    4月下旬,陳有信收到騰訊寄來的參賽證,按照上面的時間,帶著機器人前往上滬錄制節目。

    騰訊報銷選手們來往的差旅費,托運費,還給每個人一定數額的誤工費補償。

    趙權給陳有信打電話:“你準備怎么去?”

    陳有信說:“開車啊。”

    “車上幾個人?”

    “就我一個。”

    “大佬,真有錢!能不能帶我們團隊一起去?”

    “你們來嘛,有駕照的都帶著,正好可以換著開車,我中途可以休息。”

    趙權戰隊4個人,高鐵票就是350塊一個人,再節約一個物流托運費,等拿到騰訊的補貼后,分擔一點油錢,請陳有信吃頓大餐也不錯。

    走的時候是星期五。

    陳有信一大早就將面包車開到機械學院的教學樓下。

    趙權他們把機器人從電梯里搬下來,看到車的一瞬間,四個人脫口而出:“臥槽!”

    這什么鬼啊?

    司機和副駕駛的門把手下面貼著車標——紅楓有信汽修店(自家用)。

    面包車的外車體印著整面的《鐵甲狂戰》宣傳畫,【一錘超人】的巨大拳頭霸占了將近一個中車門的面積。

    最關鍵的是,“有信汽修”和“有信補胎”兩行字沒有抹去,就在大拇指的左邊,而右邊多出三個字“棒棒噠”,帶圖剛好連成一句話。

    趙權一頭黑線,問陳有信:“好歹請傳媒系的同學幫忙設計一個嘛,這么土味,你這是干嘛呢?”

    陳有信眨著無辜的大眼睛,一本正經的說:“順便給我家店打廣告啊,萬一我紅了呢。”

    “給你家店……”

    陳飛他們全都無語了:“人家是全亞洲幾億人觀看的《鐵甲狂戰》節目,你一個小到螞蟻大的修車店,蹭人家熱度。”

    陳有信說:“我就在外面蹭蹭,不會太過份的。”

    “好吧,隨便你了。”

    四人上車,后備箱里并排放著兩個110公斤的機器人,再加幾十公斤重的配件,幾個人的行李箱,車里堆得滿滿當當。

    問題來了,趙權很懷疑,總負重超過1噸,十幾年車齡的老破面包車,跑800多公里的長途能行嗎?

    噗噗噗。

    面包車連黑煙都沒有,排氣管的聲音像V6發動機,陳有信是個熟練的老司機,壓著學校里的限速上限走,連減速帶都視而不見。

    “臥槽臥槽!”

    “剎車啊,前面減速帶!”

    “小心翻車!”

    出校門前,眼看著前方有個15厘米高的減速帶,陳飛和趙權全都驚叫起來,死死抓住扶手,以為自己會顛飛起來。

    誰知道面包車穩的一批,減震別提多舒適,感覺和豪華奔馳SUV有得一拼。

    趙權興奮地拍打陳有信的肩膀:“可以呀,這面包車你改過了吧?”

    “我說沒改過,你們信嗎?”

    “不信!”

    一車子人都搖頭,更加專注起這臺車。

    噪音,異響,全都OK。

    而且不管是紅燈起步,還是超車,他們全都能感受到巨大的推背感,說明動力十足,1噸載重都不在話下。

    趙權就問了:“你自己私改車,萬一路上被抓到了怎么辦?”

    陳有信說:“我認識一個朋友,幫他把飛度改成思域Type-R了,他有路子做登記變更,我就順便把這臺面包車也給改了一下,現在是合法手續。”

    “你幫他把7萬塊的飛度,改成了70萬的思域Type-R?”

    “是啊。”

    “這些有錢人是不是閑得蛋疼,直接買Type-R不就行了?我估計人情都不止幾十萬。”

    “用飛度改Type-R只有一個理由,就是為了裝嗶。”

    幾人看著開車的陳有信,聽到面包車加速時沉穩的發動機吼聲,四人交換眼神,全都嘿嘿嘿笑起來。

    趙權滿臉諂媚,攛掇起來:“信哥,信哥,裝個逼給咱們樂呵樂呵。”

    陳有信一口否決:“別鬧,這里人流量大,車也多,開車需謹慎,裝逼有風險。”

    嗷嗚~~

    趙權委屈,嘟著嘴巴,眨著大眼睛,可惜賣萌沒用。

    終于在上高速之前,趙權找到機會,他又推推陳有信的胳膊:“前面那臺寶馬Z4在等紅燈,你去和他比彈射起步,弄死他!”

    陳有信也看到那臺藍色寶馬Z4,慢慢踩著剎車,停在旁邊的車道。

    五人通過窗戶看過去,寶馬司機是個20多歲的小伙子,挑染著黃頭發,長得有點挫。

    但副駕駛的妹子是真漂亮,跟網紅一樣,臉小,頭發黑長直,五官精致,脖子以下的不可描述部位有一道深邃的陰影,呈現出巨大的高等幾何學雙曲線,而且沒有太多紡織工業產品遮蔽,容易讓人們產生各種語文美好形容詞的聯想。

    人家長那么挫都能把到馬子,他們五個長得帥,智商高,才華橫溢,知識淵博,口吐芬芳,而且名牌大學出身的人只能天天搞機娛樂,天理何在?

    這能忍的啊?

    趙權握著拳頭,咬牙切齒說:“在現實中,我忍氣吞聲,不敢侮辱別人,慫的像只鴕鳥。在網絡上,我重拳出擊,辱罵網友,意氣風發,別人都稱呼我鍵盤俠,但我很不喜歡這個外號!信哥,今天你能不能讓我脫掉鍵盤俠的帽子,在現實中狠狠侮辱別人一次?”

    陳飛在后面悄悄拿出一頂綠色的帽子,從座椅后面繞過去,戴在趙權的腦袋上,遮住他不多的幾根頭發:“這個帽子給你當道具。”

    趙權不知道帽子是綠色的,戴好后還整了整,嚴肅地看著陳有信:“你愿意幫我脫掉這頂鍵盤俠大帽子嗎?”

    這傻帽兒……

    陳飛三人在后面差點笑岔氣,死死咬著衣服,不敢笑出聲。

    陳有信看了一眼,趙蛇蛇啊,你都快蠢得沒底線了。

    作為好朋友,這個忙說什么也得幫啊。

    旁邊,寶馬小哥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撩妹,伸手撫摸著妹子的秀發,妹子撒嬌不讓,小哥的手順著肩膀往下移,最后落在檔把右側的裙子布料上,妹子再次嬌羞打掉他的手,還紅著臉看了看停在旁邊的面包車。

    這一幕,再次狠狠虐了他們五只單身狗。

    必須燒死!

    陳有信剛才注意到,這里路寬車少,限速90,有發揮的空間。

    呃,應該可以侮辱一下。

    陳有信點點頭:“來,我和他比起步加速,哪個去吸引仇恨?”

    “我來我來,我魔獸世界懷舊服玩戰士的,我會嘲諷!”

    趙權自告奮勇,把車窗降下來,沖著寶馬吹口哨。

    寶馬小哥側過頭,看到一個碩大的機器人圖案,還是一臺滿載的面包車,他將墨鏡推到腦袋上,皺眉問:“你瞅啥?”

    趙權伸手拍拍車門,擠眉弄眼說道:“帥哥,要不要比一比起步加速?追上我就讓你,嘿,嘿,嘿。”

    嗯?

    長那么丑還想要我嘿嘿嘿你?

    還特么戴著頂綠帽子?

    嗎的,這是在嘲笑老子吧?

    寶馬Z4好歹也是六七十萬的跑車,司機小哥哪里受得了這種雙重挑釁?

    眼看著紅燈就要變綠,寶馬小哥一言不發,將墨鏡放下來,改成手動Sports模式,開始大腳轟油門。

    只是倒數三秒時,寶馬小哥尋思,事情沒那么簡單。

    他再回頭多看一眼面包車,“紅楓有信汽修店(自家用)”一行字進入眼簾,他心中一驚,不知不覺松開油門上的腳。

    轟!

    陳有信踩著綠燈節奏,猛轟油門沖出去。

    V6發動機爆發出強大的力量,1檔直接轉速上7000轉再換擋,趙權幾人全被死死地壓在座椅上,一個呼吸之間,車速就飆升到80以上,四人嚇得尖叫連連,都知道陳有信改過這輛面包車,可誰都沒料到改成這種狂暴程度!

    而寶馬Z4,慢悠悠地起步,乖乖吃面包車屁股后的灰塵,毫無爭斗之意,小哥還故意沖著跑不見影子的面包車吹口哨,喊著奶斯。

    “你干嘛呀,我安全帶都系好了,等著看好戲呢!”

    副駕駛的小臉美女怒了,指著消失的面包車,埋怨道:“你開寶馬跑車的還怕面包車?你慫個雞兒,上去干它呀!”

    司機小哥嘴角露出微笑:“你懂個屁!”

    美女更生氣,抱著膀子,嘟起嘴啐罵著:“沒膽子的軟蛋!”

    “哥是不是軟蛋,待會兒到酒店你就知道了。”

    “滾滾!沒心情!送我回去!”

    “別呀,五星級總統套房呢。”

    “再加一個LV的包包。”

    “某門忒啦~~”

    打情罵俏可以,但為什么不飆車,司機小哥嘿嘿笑,就是不多解釋。

    最近一個月,紅楓玩車的圈子里誰不知道【有信汽修】的大名?

    他還打算叫朋友帶著,去那兒升級改裝呢,讓自己的Z4能和別人的寶馬M3干起來。

    所以這時候和人家汽修店里的自用車比起步,不是和藤原豆腐店自家用車比秋名山下坡一樣,自取其辱嗎?

    身后好幾臺準備看熱鬧的車也都失望極了,司機們紛紛收回準備錄像的手機,搖頭無奈,寶馬Z4竟然不敢和面包車比加速,實在是太慫了。

    不過也是,那臺面包車跑的真快,一轉眼就轉彎不見了,不愧為五菱神車的稱號,傲人的戰績下多一臺寶馬Z4的冤魂,也沒什么奇怪的,對吧?瘋狂招募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dkyxfn.live.bxquge.Com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