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峽谷正能量 > 《峽谷正能量》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峰之威,竟至于斯!(大章求月票求訂閱)

《峽谷正能量》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峰之威,竟至于斯!(大章求月票求訂閱)

    還有機會嗎?

    當然有。

    聯盟比賽中的翻盤局雖然不多。

    可也絕對不少。

    況且這只是一波的劣勢,還算不上什么翻盤局。

    對于他們而言,這波最大的打擊是在于處心積慮的想要“殺豬過年”。

    結果不小心卻被他們眼中的肥豬全推進了鍋里。

    太尼瑪傷自尊了!

    聽到Swift的話,隊伍里的老將無狀態沉吟了下開口道:

    “那個阿卡麗優勢那么大,他的傳送還在,接下來還要玩分帶。”

    “咱們還是采用原來的戰術,獅子狗和慎找機會。”

    隊伍里的上單V忍不住問道,“那個阿卡麗怎么辦?”

    老狀態深吸了一口氣,眼中微芒一閃,“你們別管,我來拖住他。”

    看到老狀態說這句話時臉上那煥然煥發出的光彩,隊伍中的其他幾個隊友心中不由微微一怔。

    回來了!

    那個S3單殺Faker的男人,

    他回來了!

    ......

    接下來,KG這邊的情況和老狀態分析的差不多。

    阿卡麗這個英雄有W的存在,很難抓死的他自然要發揮單帶的優勢。

    然而老狀態沒想到的一點是,李秀峰這邊單帶是單帶了。

    但卻并非一個人單帶。

    他身邊還跟著一個螳螂。

    小胖子Clid剛剛那波可是E技能刷新瘋狂收割,豪取三殺!

    可以說是KG這里除了李秀峰外,最肥的一個點。

    此時配合上李秀峰的阿卡麗。

    這“雙刺羈絆”簡直是目前KG這邊殺人越貨的最佳拍檔。

    “噢!峰哥這邊看樣子又想要越塔。”解說臺上,哇哇忽然意識到了不對。

    米樂砸吧了下嘴,開口道,

    “可惜老狀態的很豐富啊,他已經意識到不對在后撤了。”

    “妖姬這個英雄還是挺靈活的,想殺應該沒那么容易吧?”元澤忽然道。

    “快看顆粒的螳螂那個位置...”

    只見就在李秀峰帶著兵線往二塔下壓的時候,Clid的螳螂竟是直接開啟大招隱身加速避開紅buff野區可能的眼位。

    同一時間,兵線還沒進塔。

    塔前李秀峰的阿卡麗就化作一道流光,飛快地沖向了塔下。

    我流秘奧義!

    表里殺繚亂!

    老狀態的妖姬反應同樣很快,意識到不對的他當即后撤。

    不料Biu的一下子!

    他的腿上中了一槍。

    科技槍減速!

    李秀峰沒有急著釋放二段R。

    而是一個W煙霧放下,E技能反向后空翻,揮舞著著手中的忍鐮飛快依靠短暫的加速繼續追擊。

    老狀態知道這波反打是不現實的。

    即便是在塔下,新版阿卡麗很多時候防御塔在他面前基本等于不存在。

    因此面對氣勢洶洶的阿卡麗,他趕緊毫不遲疑地又是一個二段R拉開距離。

    打不過難道還走不了?

    老狀態挑了挑眉。

    不料他腦海中剛冒出這個想法。

    下一刻,斜地里驀然尖嘯著躥出三根虛空突刺。

    與之一起的還有那個手中揮舞著鋒利鐮刀的螳螂身影。

    升級了E技能的螳螂!

    才是真正的飛天螳螂!

    在這一刻小胖子Clid這一跳已經有點輕功水上漂的感覺了。

    品嘗恐懼!

    飛快掠近的螳螂揮舞著鋒利的爪子,一個十字格殺砍向老狀態妖姬。

    此時無狀態兩段R全用。

    閃現前面那波打輸逃命的時候早已交出,此時還處于一個漫長的CD中,就像是眼下無狀態的逃亡之路一樣漫長。

    螳螂的傷害可不比阿卡麗差上多少,根本不是妖姬這個小脆皮可以承受的。

    怎么辦?

    等死是不可能的。

    被螳螂撕咬了兩下后,老狀態眼疾手快地激活了二段E,飛快地朝著身后一段W的初始位置飛了回去。

    然而李秀峰進塔后,

    在反向E追擊前還放了個W技能,那可不僅是想要規避防御塔的傷害。

    幾乎在妖姬身影消失的瞬間,他也眼疾手快地激活二段E,

    朝著身后的那團煙幕飛了過去。

    老狀態落地后看到那個緊跟而來的阿卡麗,心中不由微微一驚,咬牙又極快地再次激活大招復制那段W!

    倏然間!

    他的身影又從空氣中消失。

    然而李秀峰的阿卡麗卻宛如牛皮糖一般。

    老狀態的妖姬剛一落地,他便極快的又一個二段R手持忍鐮飛斬了過去!

    于是只見老狀態那邊二段R落地后還沒來得及喘口氣。

    下一秒,李秀峰猶如鬼魅般再次出現在他身邊。

    同一時間,

    螳螂也逼近了過來。

    面對這種雙刺組合,位移全交的老狀態最后放了一個鎖鏈,反手又甩出一道Q技能魔印后,便基本雙手離開鍵盤了。

    沒辦法。

    反殺是不可能反殺的,慎的大招前面那波給了獅子狗還在CD。

    這特么還打個錘子!

    “KG-Phoenix擊殺了NB-Cool!”

    “Godlike!”

    兔起鶻落間,

    老狀態最終還是難逃厄運。

    黑白屏幕前,看著那個殺完人后迅速和螳螂流竄進野區的阿卡麗,老狀態的嘴角不由泛起一絲苦澀。

    他剛剛之所以信心如此強大的提出單人防守,那是他覺得李秀峰這種莽夫性格多半會遵守江湖道義。

    說單帶就單帶,這一點從李秀峰以往的比賽中也可以看出。

    他確實就是這種性格。

    可這一波...老狀態深深地看了眼身后緊隨不舍的阿卡麗,

    面無表情地想道。

    兄dei,你變了...

    同一時間,

    場下和直播間的無數觀眾水友看著雙方這波不斷互秀位移的對決也都有些傻眼了,彈幕頓時瘋狂滾動了起來。

    “秀峰秀峰,越塔如風!”

    “秋梨膏!爺眼都被閃花了!”

    “這兩個比故意的吧?”

    “還是小胖子老實,飛上來就看戲。”

    “老狀態這波有點氣啊,兄弟說好的單挑呢?”

    “壞了!兄弟萌!有狗!”

    “Clid:罵誰呢?上路是爹!”

    “......”

    游戲比賽中,

    上路拿下無狀態的人頭后,李秀峰和Clid在野區繞了一圈和Doub的杰斯匯合后再次帶著兵線來到二塔下。

    這會兒,對面打野Swift的獅子狗已經趕來防守。

    可有杰斯和螳螂這個雙Poke在。

    消耗了兩波后,李秀峰在對面的上路二塔下放下一個煙幕。

    Swift心中頓時“咯噔”一下!

    面對躍躍欲試的三人組哪里還敢再防守,趕緊后退撤回了高地。

    “藍色方摧毀了一座防御塔!”

    一時間,

    NB三路除了下路二塔外。

    在比賽時間十七分鐘這個點,全部被李秀峰利用兩波節奏給拔掉了。

    KG經濟的雪球也越滾越大了起來。

    ......

    接下來,

    沒有花費太多時間,KG這邊就拿下了第三條龍元素火龍。

    NB倒也不是那么擔心放棄。

    實在是他們沒辦法。

    在三路外塔幾乎全部被拔的情況下。

    視野做不出去。

    即便是火龍,他們這個時候過去爭搶,被埋伏就是死路一條。

    事實上在這種情況下,

    NB在視野沒搶回來前最穩的方式,就是在高地上清下兵線才好。

    小胖子Clid自從上波嘗到了甜頭,這會兒他已經成為了李秀峰腿上的掛件。

    能看到阿卡麗的地方,方圓幾百碼內絕對可以看到螳螂的身影。

    KG這邊也是一鼓作氣。

    一邊抱團中路給壓力,

    另一方面李秀峰的阿卡麗在下路單帶消磨對面的下二塔。

    “這波KG的攻勢,NB有點難防啊。”解說臺上,哇哇見狀不由砸吧砸嘴。

    “是的,其實中路還好,沒有大龍buff的加成,KG想上高地還是挺難的。”

    說到這里,米樂頓了下,視線飄向了下路的那個阿卡麗,“但是阿卡麗這個點就很難處理了啊。”

    “沒錯,現在NB那邊沒有誰能過來單人帶線的。”元澤點了點頭道,“阿卡麗這個裝備越起塔來根本不講道理。”

    “現在NB一個人在下路守不住,要么放了,要么是倆個人來。”

    “兩個人來的話,我感覺剩下三個人的中路高地就有些危險了啊,KG這邊輪子媽和牛頭的體系越塔強開能力還是挺強的,杰斯Poke幾下他們差不多就可以上了。”

    這一點臺上的解說能看出來。場上紫色方被兵臨城下的NB自然也能看出來。

    在這種困局下,他們只能棄車保帥,放掉下路二塔了。

    “藍色方摧毀了一座防御塔。”

    很快,伴隨著系統提示音。

    比賽時間十九分鐘,場上紫色方KG的所有外塔全部被推,雙方的經濟差距也差不多來到了八千左右。

    一分鐘后,大龍刷新。

    主持臺上,三個解說迅速你一言我一語地分析了起來。

    “誒?KG會動大龍嗎?”

    “噢!仲夏的牛頭人已經在大龍做視野了。”

    “峰哥的阿卡麗還在下路帶,他是有傳送的。”

    “太快了!這場比賽的節奏真的太快了,說實話我到現在都還有些懵圈,我記得剛剛兩邊還打的有來有回的來著。”

    “沒錯w,我覺得就是峰哥那波極限的勾引...咳咳,也可能單純的是浪啊。”

    “但不管怎么說那波NB四抓一,卻被峰哥拖住等到隊友打了個零換四,這不管是對整個戰局還是NB的士氣都是致命打擊啊。”

    “那這怎么說?KG這邊是要...”

    “噢!他們開龍了!”

    只聽臺上的解說一聲驚呼!

    大屏幕的比賽畫面中,KG這邊排空大龍視野后果斷開龍。

    不得不說,在聯盟比賽中很多隊伍倒在了一個“敢”字。

    KG這波卻就真的敢!

    這就是從LSPL新升上來的年輕隊伍的銳氣。

    有什么不敢的?

    而對于大龍,

    NB自然也是不會輕放的。

    不過他們外塔全部被拔掉,視野做不出去,自然不敢貿然過來,只能一步一步地朝著這邊摸進。

    他們原以為大龍才剛刷,KG應該不敢那么快動手。

    不料KG的膽子大的出乎預料。

    布隆那邊舉著盾牌頂在前面,

    等到一行四人好不容易摸到大龍池時,布隆那邊插了個眼位下去一看。

    四人腦袋頓時如同被雷劈中!

    此時,大龍的血量竟是剩的都已經不到一半了。

    “臥槽!這幫批人還真敢打!”

    “包過去包過去!”

    “兄弟們這波是機會!!”

    一時間,NB的幾人的情緒頓時從震驚變為慶幸。

    從慶幸又很快變成興奮!

    他們震驚的是KG居然真的那么快開龍,慶幸的是發現的早,興奮的自然是看到了翻盤的契機。

    大龍毀一生可不是說著玩的。

    不論是職業賽還是路人局,有多少隊伍把自己辛苦積攢的優勢毀在了一條大龍上,最后甚至葬送掉整場比賽。

    眼看KG似乎也走上了這條路。

    這NB能不興奮嗎?

    不曾想就在這時,幾人身前的河道里驀然亮起一道傳送的紫光。

    一轉眼的功夫,一個手持忍鐮的身影便落地。

    阿卡麗下來了!

    我流奧義!霞陣!

    李秀峰落地的瞬間抬手一揮。

    整個人猶如黑暗中的捕食者一般,身影游離在了煙幕和現實的邊緣,擋在了NB一行四人包抄的路上。

    仿佛看到什么洪水猛獸一般,NB一行四人的腳步驀然時一頓。

    一時間,

    竟是沒人敢上前一步!

    “一峰之威,竟至于斯!”

    “峰哥這阿卡麗威懾也太恐怖了吧!”

    “峰大人好大的官威啊!”

    “七個人頭的阿卡麗,你以為呢?”

    “笑死爺了,NB居然被打慫了。”

    “你上你也慫!”

    “......”

    NB四人會停下純屬下意識地反應。

    然而就在這么一個停頓,卻讓他們這波的行動埋下了伏筆。

    原本NB的打算是四人正面包抄,在關鍵時刻擾亂NG大龍的節奏。

    最好是老狀態的妖姬能秒掉對面的打野螳螂。

    Swift的獅子狗自然不用跟隊,關鍵時刻他開大直接跳進去就好了。

    可惜李秀峰這么一攔,就這導致NB的這波連動出現了問題。

    眼看大龍的血量越來越低,隊友卻慢了一步。

    Swift的獅子狗此刻已經開啟了大招,整個人裹挾在一團陰霾中,看上去像是游蕩在里世界的獵手。

    擺在他面前的問題是,

    跳不跳?

    當然要跳!

    Swift抓住機會,

    身形若風地跳進了大龍池。

    熟料就在他跳進去的剎那。Doub的杰斯忽然從炮形態切換成錘形態!

    下一刻,宛如甲子園的棒球手一般,掄起戰錘反應神速地朝著跳下大龍池的獅子狗錘了過去!

    嗖的一下子!

    Swift剛和大龍打了個照面,就猶如斷線風箏般又被錘飛出了大龍池!

    這一刻,

    Doub只覺得全身毛孔舒張。

    爽!

    他前期被Doub搞了那么幾波,新仇舊恨加在一起。

    這一錘下去自然是倍兒爽!

    倒飛回去的Swift一懵,幾乎下意識地果斷交出閃現。

    不料就在他閃現同時,大龍池里忽然一聲哀嚎!

    “藍色方擊殺了納什男爵!”

    大龍池里,看著還熱乎的大龍尸體和眼前的KG四人...

    Swift下意識地舔了下舔有些干澀嘴唇,腦海中忽然想起了韓國銀河戰艦KT隊伍里的某只螳螂...

    Score先生。

    我也有丶想你了。

    ......

    Iced子夜說

    求票票嚕嚕嚕~

    昨天有事更的比較少抱歉大家。

    今天晚上還有~峽谷正能量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dkyxfn.live.bxquge.Com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