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氪金成仙 > 《氪金成仙》第250章 這是符文病毒啊
    最先趕到的,是收到了顧冉惜他們示警信號的幾位老師。

    其中還有一個他們的熟人——楊琳。

    打過了招呼后,楊琳一臉狐疑的問道:“是你們發的示警信號?”

    另外幾位老師也面帶詫異。

    因為蘇木他們幾個,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問題,而這周圍,也沒有爆發過戰斗的痕跡。

    “幾位老師,事情是這樣的……”

    蘇木把剛剛發生的事,撿能說的,簡單地講了一遍。

    “有人把你遠程拉入了幻境?”楊琳被嚇了一跳。

    跟她一塊兒趕過來的老師,亦是神情凝重,就差沒有倒吸一口氣喊出恐怖如斯了。

    蘇木點頭:“我已經通知了文主任,他很快就會到。”

    楊琳等老師一聽這話,就明白這件事情不簡單。雖然他們心中充滿了好奇,卻都忍住了沒有多問。保密條令這種東西,他們也是學過的。

    不過他們也沒走,都留了下來,陪著蘇木他們等待文武斌,想的是萬一再有意外發生,他們能幫到點忙。

    還好,擔心中的事情并沒有出現。

    幾分鐘后,三道人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里。

    來的人,除了護犢子心急的文武斌和徐月外,還有一個陌生面孔。

    雖然不認識這個人,可蘇木他們還是一眼就確定,這位不是符陣系的資深教授,就是系里的領導,而且是憑專業能力坐上的領導位置,并非純粹的行政官員。

    因為他的外貌和氣質,就是一個標準的符陣系大佬——萬年不變的格子襯衣,憔悴的臉龐,無神的眼睛,以及一頭……嗯,凌亂且禿的頭發。

    或許有人就會說了,這頭都禿了,還哪兒來的頭發?還怎么來凌亂?

    這位大佬以前真的是禿頭,而且禿的比郭達斯坦森還要徹底,跟廟里還有佛學院中,剃度了的和尚差不多,是锃光瓦亮的那種,太陽一照能晃花人眼,讓人只看他的發型,就知道他絕對是符陣專業里,級別最高的那一撥人。

    但是最近,他不是用氪店出品的培元靈酒抹頭了嘛。

    只是抹的比較糙,有的地方抹的多點有的地方沒有抹到,于是就造成了這腦袋上的頭發,有的地方長了有的地方沒長,而長出來的頭發,又因為太忙沒功夫搭理,顯得很凌亂。

    這便是凌亂且禿的造型了……

    大伙兒細品一下,其實也挺前衛的,甭管到底是什么風格,往賽博朋克上套就對了。

    “高手,這絕對是一個高手!”凱文小聲的說,目光很是熾熱。

    蘇木趕緊提醒了一句:“別瞎想,學校不會賣老師的!”

    三人很快飛到了蘇木他們跟前。

    蘇木上前問候:“主任,老師……這位是?”

    文武斌介紹道:“這是符陣系的主任鄧立,虧你也是符陣系的學生,居然連系主任也不認識?”

    鄧立擺了擺手,幫蘇木做了解釋。

    “不好怪他的,我這幾個月,一直在忙著新項目,天天不是寫符文代碼,就是在看學生寫符文代碼,都沒到系里去過,別說他這樣的新生不認識我了,連系里新來的幾位老師,一樣沒有見過我。”

    文武斌心說難怪之前幾個系跟我搶蘇木的時候,你們系里就幾個教授在那兒跳,原來你一直在加班啊。幸虧是這樣,蘇木才沒被搶走。

    他很想說加班好啊,但最終忍住了,主要是怕會跟鄧立打起來,耽誤了正事。

    接下來,文武斌先沖楊琳幾個老師說:“你們可以走了,剛才辛苦你們守在這里。”

    然后又招呼蘇木:“你跟我們過來。”

    連徐月都沒叫,就帶著蘇木和鄧立,三人往旁走了十幾米,然后手一揮,撐起了一道類似于結界的法術,能夠防止外面人的偷窺與偷聽。

    瞧見這一幕,無論是楊琳還是顧冉惜等人,都把心里的好奇壓了下去。因為他們知道,這件事情,真不是他們能夠打聽的。

    “把剛才發生的事,從頭到尾,詳細的講一遍。”

    法術范圍內,文武斌示意蘇木。

    蘇木點頭,把情況講了一遍,未做任何的隱瞞。

    聽完后,文武斌扭頭問鄧立:“怎么樣,你覺得那個自稱為神的怪物,是怎么掌握了蘇木的行蹤,把他拖進到幻境里的?”

    “恐怕真是你猜測的那樣。”鄧立回答說,又沖蘇木道:“你的手機能給我看一下嗎?”

    “當然可以。”蘇木把手機遞給鄧立,然后問:“兩位主任,你們也懷疑是手機的問題?”

    “你身上沒有問題,那就只能是手機,而且它也是最直接的,與那個怪物有過聯系的東西。”

    鄧立一邊說,一邊揮手以靈力在身前寫下了一串符文代碼,并由這些符文代碼,匯聚成了一道符箓。

    “啟!”

    隨著鄧立一聲輕喝,符箓一陣變幻,竟然是形成了類似于全息投影般的效果,將一只惟妙惟肖的小猿猴,投影到了鄧立的肩膀上。

    這小猿猴還會說話:“老板,程序猿等候您的指示。”

    蘇木聽到它的自我介紹都愣住了:“程序員?不對,應該是程序猿?這名字取的還真是……唔,夠貼切!”

    文武斌在一旁介紹道:“這是老鄧用符文代碼創造出來的符文精靈,簡單點說,就是跟器靈差不多的存在。”

    臥槽,那豈不是擁有自我意識的電腦程序?生化危機里的紅后?鋼鐵俠的賈維斯?不對,符文精靈的智能與實力,應該比它們更加強大!畢竟這是一個有著修真、魔法的世界。

    在蘇木胡思亂想的時候,鄧立已經向程序猿下達了指令。

    “連接這只手機,全面檢查它的內部程序,每一條符文代碼都不能放過。”

    “是,這就執行。”

    程序猿從鄧立肩頭縱身一躍,跳到了蘇木的手機上,也沒見它做什么操作,就看到一片光幕浮現在了它的頭頂上方。緊接著一條條符文代碼飛快閃過,既有關于手機本體程序的,也有關于APP的……

    沒想到這個程序猿,還能當殺毒軟件使?

    可惜,雖然看到了程序猿,也看到了鄧立喚出程序猿的過程,但畢竟沒有看到鄧立創造程序猿的符文代碼,所以沒能激活氪金外掛。

    要是有這么一個符文精靈在,肯定于各方面,都能起到很大的助力!

    “以后得找機會,向鄧主任請教一下符文精靈的詳細代碼。”蘇木在心里面嘀咕著。

    程序猿檢查符文代碼的速度極快,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被它查出了好幾個問題代碼。

    鄧立一邊查看,一邊說:“這幾個符文代碼,只是在編寫上出了錯而已,并沒有什么大問題。不過如此簡單的程序,都能把符文代碼寫錯,這些符陣師是哪個學校畢業的?肯定不是我們學校!”

    蘇木沒忍住,問了句:“為什么這樣肯定?”

    鄧立看了他一眼,回答說:“在我們學校,犯這種錯誤的符陣師,別說畢業了,不被我打死都算他運氣好!”

    蘇木:“……”

    果然是大佬,牛皮,惹不起,可啪,不對,可怕!

    普通學校,成績不好,頂多是拿不到畢業證或者被勸退。

    在修真大學里,學習成績不好,卻是真的會出人命……

    很快,程序猿又檢查出了幾個有問題的符文代碼。

    這一回,鄧立從中有了發現。

    “就是這行符文代碼,它原本應該是微信程序里的一個代碼,被篡改并隱藏了起來。要不是我的程序猿眼睛夠尖,換做別的符陣師來,還真發現不了它。

    并且這行符文代碼,在不啟用的時候,完全不會散發任何的妖氣。只有在激活運轉時,才會有妖氣釋放,所以才能瞞過老文你們的眼睛。

    看來以后出任務返校的學生,不僅要由椒圖老爺子掃描他們的身體狀況,還得弄個符陣來掃描他們的裝備。這些兇獸妖魔也是越來越聰明了,知道在人身上動手腳容易被發現,就把主意打到了裝備上。”

    他手一揮,那段被怪物篡改過的符文代碼,被單獨調了出來,扭頭問:“怎么處理?”

    文武斌略作考慮,說道:“能把它完全刪掉嗎?”

    “別人不行,但我可以。”鄧立傲然說道,他有這個信心和實力。

    “那就把它完全刪掉!”文武斌說,又看了眼蘇木,解釋道:“既然你編了個故友出來,那就要讓事情的發展,附和有故友存在才行。不管這個故友,是惡妖還是兇神,都不會容許有別人在自己的神眷者身上亂搞。所以這個符文代碼,必須完全刪掉!不然,那怪物非得起疑心不可。”

    蘇木點頭,他也是這么想的,只是提了個新的問題:“現在刪掉了,以后會不會又被植入?”

    “這個好辦。”鄧立說:“我可以幫你編寫一個防火墻,一旦有妖氣企圖篡改你手機里的符文代碼,便立刻做出反應,進行攔截阻擊。”

    “不。”蘇木想了想,否掉了鄧立的這個提議,“不要攔截,示警就行,要是能夠限制幻境自行啟動就更好了。”

    文武斌馬上明白了他的意圖。

    “你想要留個魚鉤,釣那個怪物?你好大的膽子,就不怕惹火燒身?”

    面對質問,蘇木很淡定。

    他的回答也是條理清晰,并非一時沖動。

    “那怪物既然能通過這種方式找上我,肯定還有別的法子。與其惹來未知的危險,還不如給它留個門,但必須得讓它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監控之下。當然,要是能夠借此機會,從它那里套出更多的情報來,自然是最好不過。”

    【老五的公.眾.號zuozhewuzhi,有番外和抽獎活動!】氪金成仙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dkyxfn.live.bxquge.Com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