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明廷 > 《明廷》第三百九十九章 炮火連天
    火器殺傷力巨大,面對攻城的建虜人尤其如此。

    大戰從上午一直進行到即將傍晚,建虜人損失了不知道多少人。

    黃臺吉看著濃煙滾滾,爆炸聲連綿不斷的右屯城下,神色沒有了之前的從容。

    岳托站在他身后,低聲道:“大汗,可以撤回來了。”

    黃臺吉沉漠的臉上忽然一笑,道:“這個人,本汗一定要得到!讓濟爾哈朗撤回來吧,差不多夠用了。”

    “是!”他身后有侍衛打馬上前傳令。

    黃臺吉遙望著右屯,道:“阿濟格,岳托,你們率兩萬人,盯著大凌河,但凡有明軍越過,你們都給我吃的一干二凈!”

    “是!”阿濟格,岳托聽著,迅速轉身,點兵,隨時準備,等候著救援右屯的明軍越過大凌河。

    錦州。

    孫承宗等人依舊在不斷的等著右屯的消息,十萬軍隊聚集,下一刻就可能邁過大凌河。

    但即便有十萬大軍,錦州城內的諸將也沒有多少信心,此刻都在焦急等待。

    吳襄有些安耐不住,道:“都快一天了,祖大壽還沒有消息嗎?”

    滿桂,趙率教等人沉著臉,目光轉向孫承宗。

    孫承宗背著手,面上的皺紋如刀鑿,他望著北方,沒有說半句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匹馬疾馳而來,來到近前大聲道:“右屯急信!右屯急信!”

    滿桂看著,連忙大聲道:“快,吊上來!”

    錦州城上的所有人都盯著這個信使,急不可耐的想要知道右屯的具體情形。

    信使很快上來,徑直來到孫承宗身前,單膝跪地道:“稟督師,周征云周大人急信。”

    孫承宗一把搶過來,撕開看去,又急匆匆的下樓。

    滿桂,趙率教等一群人看的莫名其妙,不少人跟著,滿桂一把抓過那信使,怒聲道:“右屯到底怎么樣了?周征云在信里寫了什么?”

    信使被嚇了一跳,連忙道:“小人不知道,右屯右屯……對了,周大人寫的密信,說是只有督師能解開。”

    滿桂一把推開信使,大步追著孫承宗離去。

    孫承宗來到書房,屏蔽所有人,拿出一本書一個尺子,開始逐字逐句的翻譯。

    滿桂,趙率教,吳襄等人站在門口,焦急的等待,若非孫承宗威望太重,他們都要忍不住的硬闖了。

    孫承宗翻譯了好一陣子,等翻譯完再認真看去,孫承宗的眉頭開始皺起,蒼老的臉上出現絲絲凝色。

    看了好一陣子,孫承宗將信與翻譯拿起來,放在燭火上點燃。

    趙率教與滿桂對視一眼,忍不住的沖進來,急切的道:“大人,右屯到底怎么樣了?”

    孫承宗看著信燒完,看向二人道:“你們二人領軍出城,隨時準備渡河!”

    本來還一肚子問話的兩人,立刻抬手道:“末將領命!”

    孫承宗又道:“傳令邱禾嘉,命他準備好。”

    “是!”一個親衛應聲。

    錦州迅速動了起來,大軍進入最緊張的戰備狀態,隨時都將可能渡河,救援右屯。

    松山。

    邱禾嘉‘借駐’松山,已經完全控制了松山城,看著這座嶄新建起的大城,邱禾嘉十分滿意。

    此刻,他聽完孫承宗的傳信,看著右屯方向,臉上都是笑瞇瞇的笑容。

    皮相站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道:“大人,咱們要出城嗎?”

    邱禾嘉嗤笑一聲,道:“與建虜野戰,別說十萬,就是二十萬也是白搭,我為什么要去救周征云?覺得他給我的難堪還不夠?”

    皮相連忙道:“大人說的是。那,督師那邊怎么回復?”

    邱禾嘉一臉不在意的道:“他是督師,我是巡撫,能怎么回復?遵命。”

    皮相頓時會意,笑著道:“是大人!”

    ……

    右屯。

    隨著天色將黒,建虜終于撤兵,右屯之下,一片狼藉。

    太多建虜人的尸體他們無法帶走,殘肢斷臂,尸體鋪滿,炮炸的黑色與鮮血紅色交錯,在殘陽映照下,有著難以言說的凄美。

    右屯城上,明軍十分的振奮與開心,在大炮與手榴彈的威力之下,他們損失極小,對守住右屯有了非常大的信心!

    曹變蛟看著建虜退走,擦了擦汗,來到箭閣,笑著道:“大人,建虜退走了。”

    周正自然也看到了,嗯了一聲,道:“開飯吧。”

    曹變蛟聽著周正的話,有些愣神,這就開飯了?這與他們以往的完全不一樣?

    終歸是大勝,早點開飯,士兵們自然很高興,曹變蛟應著,就去傳令。

    周正回到府邸,看了祖大壽等人幾眼,就直接進入他的書房,坐在椅子上,閉目斂息,沒有多久,就傳出輕輕的鼾聲。

    一陣子之后,上官清端著飯菜進來,看著周正已經睡熟,臉上的疲憊卻始終散不去。

    她有些心疼,看了一會兒就輕輕關上門,坐在門口,自顧的輕聲吃起飯。

    不足半個時辰,整個右屯都飄著酒肉香氣,所有的士兵都興奮的大口吃飯喝酒,吃肉。

    府邸里,祖大壽等人聞著香氣,再聽著外面人的匯報,一個個氣的臉色鐵青,要找周正算賬,問清楚。

    右屯的糧草最多只能堅持半個月,哪里能這樣大吃大喝?

    不過,周正在睡覺,上官清在守著,別說見他了,敢大吵大鬧的都被她趕的遠遠的。

    右屯守住了,這個消息自然很快就傳到了錦州與松山,他們的反應不一,但也都是松口氣。

    建虜人雖然沒有攻破右屯,損失不小,卻也沒有多驚慌失措,依舊對右屯圍三缺一,并且埋伏在大凌河以北,等著錦州方向的援軍。

    周正一覺睡了兩天多,直到兩天后他才醒過來。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上官清,孟賀州,曹變蛟等人都在圍著他,一臉欣喜的道:“大人,你終于醒過來了。”

    周正是高度緊張后,疲憊至極的昏睡,醒來還有些昏昏沉沉,饑腸轆轆,看著幾人問道:“外面什么情況?”

    孟賀州連忙道:“大人,建虜沒有再攻城。督師也沒有發兵。對了,建虜的援軍到了,總數在八萬左右。”

    周正揉著頭,勉強的思考了一陣,道:“嚴陣以待,小心建虜再度攻城。”明廷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dkyxfn.live.bxquge.Com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