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冥河傳承 > 《冥河傳承》第七百四十三、四章 赴宴
    第七百四十三章答應赴宴

    “盡力便是,朕可以理解。”宋皇面帶笑容地對張復平說道。

    同時,宋皇的心里也有些無奈,畢竟就算是人間帝皇也無法左右到上仙的意愿。

    說白了,仙人不歸他管,而是歸天帝管。

    天帝嘛,坐鎮天庭,下面有文武諸神,位置基本上都占全了,后續的仙人們沒有位置,大多只能夠當個散官,或者干脆就是一個無品無階的散仙。

    散仙并不是修為境界或是實力的代稱,而是一個階層的統稱。

    在人間逍遙悠閑的可以稱散仙,在天界,無品無階的仙人也稱散仙。

    散仙就好像普通老百姓一樣,只要你不犯事兒,天庭一般是不會管的。

    想一想,人家又不歸你管,實力還強大無比,壽命更是綿長無期,你能怎么辦?

    總不能用強吧?呵呵,別說仙人了,就算是元嬰期的修士,宋皇也不敢用強。

    好歹元嬰期的修士仍然歸宋皇管呢,可是誰叫人家有修為有實力呢?

    修士理論上歸宋皇管,可是人家修士要是不鳥你這個皇帝,往深山老林里一鉆,就算是皇帝又能怎么樣?

    當然,因為有天庭的存在,得到諸神庇佑的人間帝王,哪怕是修士都不敢加害半分。

    沒看到張天師這樣的大人物都要來朝廷當個道官嗎?

    皇城四周都有道家和佛門大修士駐守,守護著皇宮不受修士和妖魔干擾。

    沒有錯,佛門都有高手過來捧宋皇的腳跟,這是必然的,哪怕這些高手不需要,可是他們的徒子徒孫需要啊。

    要不然,佛門怎么保障在凡間的廟產?

    別看佛門在底層百姓十分興盛,事實上,只要皇帝一聲令下,說收繳就收繳,說歸公就歸公。

    佛門根本不敢說一個“不”字。

    為什么?凡間帝王管凡間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佛祖都不敢插手,真當天條是擺設嗎?

    至于報復?

    佛門敢嗎?

    ―――――――――――――

    別說佛門不敢,就算是妖魔也不敢明目張膽地弒君。

    皇帝,你可以不鳥他,但你絕對不能動他,誰動誰倒霉。

    真當天子的稱呼是假的?真當諸神庇佑是玩的?

    佛門的那些老家伙們精明著呢,他們絕對不敢在明面上反對皇帝。

    甚至連佛門的信眾都不敢為了佛門和皇帝對著干,除非活不下去了。

    而如果有信眾敢這么干,那么這個教派肯定是邪教了。

    白蓮教什么的,在這方世界是沒有生存空間的,因為白蓮圣母搶了天庭的生意,你看天庭的反應會如何?

    當然,遠離中土神州的偏遠地帶,還是有邪神在搞這玩意兒,但那是天庭的業務范疇了。

    法網再怎么森嚴,還是會有漏洞的。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連天道都有遁去的一,更別說其他了。

    張復平在接到皇帝的命令之后,只好硬著頭皮過來請人嘍。

    因為這個命令并不算是亂命,所以張天師也得聽旨啊。

    于是,第二天一早,張天師又來到楊府求見。

    下人們接到主人的回復,把張天師恭敬地迎了進去。

    楊盤親自接見了張天師。而上官晨曦則在后廚忙碌。

    不要誤會,上官晨曦不是在給張天師做飯款待,而是單純地在給楊盤準備早餐呢。

    張天師根本沒份。

    況且,上官晨曦要是真的做出來了,你看張天師敢不敢接受?

    那可是要折福的,不是說著玩的。

    位格不同,你敢亂來?

    你以為你是天子啊。

    天子雖然是凡人,但位格極高。仙人們的幫助,根本折不了天子的福氣。

    如果換成元嬰期的張復平,他要是敢吃上官晨曦給他做的飯菜,絕對會折福,而且會折到他肝痛。

    “前輩,這個圣上請您和上官仙人一起赴宴,還請兩位前輩賞臉光臨。”張復平遞上了請帖,請客的程序倒是十分規范。

    ―――――――――――――

    楊盤接過請帖,打開來仔細一看,請帖上面還有皇帝的私人印璽,看來這位天子對自己還是十分尊重的。

    “也罷,明天晚上,楊某一定準時赴約。”楊盤笑呵呵地點頭道,看上去真是一個好好先生。

    這位天子的氣運,不蹭白不蹭。

    楊盤在這方世界的氣運功德其實非常之低,低到超乎想象,完全不像一個氣運綿長的仙人。

    好在,在凡間,沒有哪個修士有本事能夠看到楊盤的氣運。

    楊盤現在身份是經由智慧之門的偽裝而成,而楊盤本身的氣運功德什么的信息都被智慧之門給隱藏了。

    哪怕是這方世界的天帝都看不透這種隱藏的深層氣運。

    要看也只能夠看到楊盤這個偽裝身份的表層氣運。

    而楊盤在這方世界的氣運,就是這個偽裝身份的氣運。

    智慧之門有本事偽造身份信息,可卻沒有本身掠奪本方世界的氣運來加持給楊盤,那簡直就是在明目張膽地進攻世界了,這方世界的天道也不是吃素的。

    所以,楊盤就需要重新在這方世界積累氣運功德。

    否則這個身份遲早可能穿幫。

    而雄厚的氣運也是掩飾自身身份的必要條件之一。

    想一想,一個得道仙人的氣運竟然會低得比不上凡間的達官貴人,這實在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想不引人注意也難啊。

    當然,有資格看穿楊盤氣運的,只有天仙以上的高人了。

    這個時間段,凡間恢復了和平,大一統的神庭建立起來了,天仙以上的高人不大可能會時刻關注著凡間。

    所以,楊盤只要低調點,倒是沒有什么太大的關礙。

    可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這萬一呢?

    楊盤現在躲在府中不外出,不就是一種躲避嗎?

    想不到這個時候,當今天子竟然會宴請自己,這么好蹭氣運的機會,楊盤會放棄嗎?

    普通的仙人會擔憂因果,畢竟天子的因果可不好接啊,十有八九會躲開。

    楊盤會擔心那個嗎?

    張復平沒有料到楊盤竟然答應得這么爽快,一時之間他準備的所有勸說的話都憋在了心里,不禁感覺到堵著難受。

    “咳咳咳,那晚輩就代天子多謝兩位上仙賞臉赴宴了,到時候,晚輩恭賀二位上仙的大駕。”張復平輕咳了兩聲,掩飾了過去,然后一臉高興加恭敬地回答道。

    “好。”楊盤輕輕地點了點頭。

    ―――――――――――――

    第七百四十四章前往赴宴

    就在此時,上官晨曦端著餐盤走了進來,開口道:“少爺,奴婢給你做了一些鳳梨酥和桂花糕,你來嘗嘗口味如何。”

    “咦,原來張天師也在啊,要不要也來嘗嘗,新做出來的,很好吃的。”上官晨曦笑瞇瞇地看著張復平,輕聲招呼道。

    “不用了,不用了,在下還有公務要辦,這就告辭了,兩位前輩千萬不要送了。”張復平額頭上的冷汗瞬間就流了下來,整個人好像炸毛似的蹦了起來,趕緊告辭離開。

    張復平可不是那些野路子出身的散修,他可是傳承久遠的天師道之主,當代張天師,可以上承到太上老君的關系,自然知曉許多隱諱的禁忌。

    這些糕點看似平常,只是主人家招待客人的小點心而已,一點兒也不起眼。

    可張復平但凡要是接納一點點兒,他自身的福氣就會被斬掉一半以上,什么成仙得道都不用想了。福緣不夠還想得道成仙,做夢呢?

    所以,張復平趕緊是有多遠就跑多遠,二話不說,連客套話都省了,直接告辭跑路了。

    張復平以最快的速度踏出了楊府,這才有閑心擦掉額頭上的冷汗,看著后面的宅子,就仿佛看到龍潭虎穴一樣。

    張復平打了一個哆嗦,趕緊縱身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

    “下一次要是沒有必要,貧道再也不來了,實在太危險了。貧道福薄,真的是傷不起啊。”張復平在心里感嘆道,速度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剛才真的是相當危險,還好上官晨曦沒有強求,要不然接了那些糕點,后果比和同級大妖大戰三天三夜還要嚴重。

    仙人不履凡塵,不和尋常修士接觸,其實也是為了他們好,否則后果就是這么嚴重。

    當然,仙人的這種位格反沖,針對的也只是修士和妖魔,凡人則沒有什么關系。

    他們本身的氣運就和仙人完全是絕緣的,他們幫助仙人,或是仙人幫助他們,都有好處,而且好處都歸凡人得了。

    ―――――――――――――

    嗯,也不能這么說絕緣,而是相差太大,負極吸正極。導致凡人反而可以蹭仙人的氣運,這就是所謂的仙緣。

    低階修士也能夠蹭一下仙緣,反而是高階修士,他們反而不敢來蹭這種仙緣。

    張復平回去給宋皇復命,并且開始安排晚宴。

    宋皇接到了回信,十分高興,摩拳擦掌地走來走去。開口道:“明天晚上,張道長要不要一起作陪?”

    “皇上,您可千萬不要這么做啊,實在是臣福薄,不敢僭越啊。您是九五至尊,天子之命。自然能夠和仙人們一起坐在一起談天說地,但是臣可不行啊,這是要折壽的。”張復平如實地回答道,沒有錯,不僅僅是折福了,更嚴重一點會折壽的。

    本來修煉時間就不夠了,再折一下,那簡直就是要人老命啊。

    張復平無論如何也不會答應。

    宋皇思考了一下,輕嘆一聲道:“原來如此,難怪當年朕和陳摶老祖下棋的時候,你也不敢隨侍在一旁。”

    “正是如此,當年您和陳摶前輩只是下下棋而已,臣都不敢看上一眼,更何況是宴席招待了。”張復平倒是豁出去了,也不在乎什么臉面了,什么大實話都敢說。

    當年的棋局,難道張復平不想看嗎?

    想,肯定是想的。

    畢竟陳摶老祖境界高超,棋局之中,定然透著一些仙道奧秘,大道法則什么的。

    可問題是他真的不敢去蹭這個仙緣啊。

    “也罷,朕也不會強求于你,否則倒是顯得朕氣量太小了。”宋皇也沒有太在意此事,“你下去安排宴席吧,朕要最好的佳肴來招待仙人,可不能弱了大宋的風范。”

    天子請仙人吃飯,要是太寒酸了,傳出去會笑掉天下人大牙的。

    “另外,要保密,朕可不想傳得沸沸揚揚的。”宋皇也不傻,這種宴請仙人的事情,豈能到處亂傳?

    ―――――――――――――

    就算是當年和陳摶老祖下棋,那也是最后結果出來了,他輸掉了華山,不得不給朝廷諸公一個交待,才讓人把消息悄悄傳出去的。

    否則這個秘密,還是秘密,只有極少數人才知道,而且這些人也不敢到處亂說。因為這不僅會得罪皇帝,還會得罪仙人。

    兩邊都得罪不起,誰敢亂說?

    所以說,只有皇帝示意了,才會有消息放出去。

    消息放出去了之后,大臣們果然不再為難宋皇,左右不過是一座華山而已,輸給了仙人那也是福氣嘛。

    而這一次,宋皇不表態,誰敢把消息傳出去?

    真以為宋室皇帝不敢開殺戒嗎?

    這可是開國帝王,殺伐果斷是說著玩的?誰敢和開國帝王擰著干?

    這方世界的宋皇可不是欺負孤兒寡婦得來的江山,乃是從軍中崛起,赤手空拳打下來的江山,也沒有玩什么杯酒釋兵權的把戲。

    人家得國最正,威望最高,乃真正的開國帝皇,魄力之大,敢為天下先。

    沒看到這位宋皇敢和仙人打賭,一場棋局輸掉了華山,眉頭都不皺一下嗎?

    這種開國皇帝是最難纏的那種,真要開起殺戒來,能夠把人給嚇死。

    想一想朱元璋,那可是把開國功臣都殺得差不多了,他敢這么做,不怕人家造反嗎?

    嘿,人家還真的不怕,整個江山都是他赤手空拳打下來的。

    他不死,誰敢反?

    就算是天下皆反,朱元璋也有只手挽天傾的魄力和決心。

    這就是開國帝王的大氣魄。

    繼承皇位的皇帝很少有這樣的大氣魄。

    一天時間,眨眼就過去了。

    這天傍晚,太陽將要落山之時,楊盤和上官晨曦兩人身著世家公子和隨從的打扮,兩人一起出了家門,前去赴宴。冥河傳承最新章節就來新筆趣閣網址:www.dkyxfn.live.bxquge.Com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