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是至尊 > 《我是至尊》第二十一章 遠方的客人請你留下來!
    乍然感受到這沛然莫御的恐怖氣勢,四大家族的眾多高手盡都臉上變色!

    這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兩位絕頂高手?

    這樣的高手,絕對是傳說級別的!

    甚至可以說就是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那個級別的!

    在場眾人迅速的權衡一下,得出來結論:就憑這個氣勢,自己等人就算是捆在一起一擁而上,也萬萬不是人家的對手!

    絕對的實力差距之前,人海戰術不足以構成威脅!

    這事情可要怎么辦才好呢?

    那白衣公子冷著臉一步步往前走,淡淡的說道:“誰是云揚?”

    原來是找云揚的。

    放心了。

    只是……找云揚卻要打傷冬天冷做什么?

    云揚料到對方會來,他這幾天在這長時間的拋頭露面本就是在等這兩個人的到來。

    但卻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位什么少主居然是以這種形式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因為這等同一上來雙方就處在了死敵的地位上!

    一出面,一出手,就將冬天冷打得半死不活!

    這讓事態再無轉圜余地,也讓云揚之前所有的準備,所有的打算,所有的對策,都是突然間落到空處!

    在云揚的預算當中,這青年少主非此界中人,就算實力堅強,卻有一份世家的堅持與矜持,只要沒有逮到實證,例如鼎證了自己就是風尊又或者是揭穿了兩女的廬山真面目,至少就現階段而言不會正面杠上

    對方很可能會采取迂回建交的方式,令到雙方漸次產生交集,之前此人百般折騰兩女,非是不能一舉擒殺兩女,而是另有圖謀,但也可見其耐心之強,若是對方有此意向,自己正可籍此而作,與之周旋!

    然而此時此刻的轉折,卻令之前所有設想悉數落空!

    與此同時,云揚心底更有一股怒火直升上來,你實力堅強又如何,先是重創冬天冷,又這么強橫霸道的登門尋釁,豈非擺明是欺負我們實力不濟,我們這邊亦有四大家族精英高手多多,還有白衣雪、老梅、方墨非,集合全部戰力一戰,未必就全無生機,最終鹿死誰手,尤未可知!

    云揚面沉似水地走上前,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冬天冷和老龐的傷勢,卻又即時放下心來。

    這兩人看起來傷勢頗為沉重,實則并沒有性命之憂,看來這個什么少主出手還是很留有分寸的。

    換言之,事態還沒有當真趨至極端,尚有轉圜余地!

    云揚迅速的為兩人喂下了傷藥,穩定住傷勢,讓冬家的高手抬在一邊,這才站起身來,目光聚焦在那白衣公子的身上。

    白衣公子看著云揚忙活救人的眼神充滿了饒有興趣的意味,就只是負手而立,始終不曾催促。

    畢竟對于他來說,整個云府之內所有人,對于自己都沒有威脅可言!

    更別說自己還有護衛在身旁,對方但凡有任何異動,反手可滅!

    既然有此本錢在握,自然以多了解對方心性、手段為優先,

    “閣下是誰?”云揚站直了身子,面沉如水,一雙眼睛逼視著白衣公子,森然道:“毀我家門,傷我兄弟,你是什么人?為什么如此做?又憑什么這么做!”

    云揚一如既往的一身紫衣,長身玉立,直若翩然出塵,與對面的白衣公子相對而立,亦是分庭抗禮,絲毫不落下風。

    甚至那股咄咄逼人的森森氣勢,居然還要更勝對方一籌!

    云揚這一瞬的風采,令到四大家族的高手一個個都是心中凜然,只憑這份面對無可抵御強敵之時的擔當與氣勢,就絕非一般人物能為!

    “你就是云揚?”白衣公子看著云揚,明知故問。

    他此際不回答云揚的問題,徑自反問出去,顯然是不愿意自己處于被人逼問的地位。

    “我就是云揚。”云揚覺得這沒什么大不了,并未糾結于此點。

    若是回答個問題氣勢就弱了自身氣勢,那才是天大笑話!

    若是當真,那也只能證明你太玻璃心了!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所以云揚在回答問題之后,以更加強勢的語氣說道。

    “禮尚往來,本公子先回答你第一個問題。我姓雷!嗯,說了,你們也不知道。”

    這位雷家少主淡淡的說道:“至于我為什么這么做,你應該問你這位兄弟,問問他都做了什么?”

    姓雷?

    云揚瞬時聯想起了六哥雷尊遺書內容。

    玄黃界,雷家。

    之前云揚已經想到眼前這個青年,實力如此強大在天玄大陸這個紅塵世界,這么大的年紀,斷斷不可能有這么強的修為的,必定是另外界面的來客,既然這個青年也姓雷,那他會否就是玄黃界雷家之人呢?

    “我問他?他得罪你了?”云揚轉頭看了看冬天冷,心中就有了數。

    某人的尿性,云揚初會之時已經頗有了解,如今可謂了解頗深,若非之前的因緣際會,有這樣一個朋友,實在非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這家伙絕對賤人一個。

    要說做什么事情說什么話得罪人,這世上應該沒人比他更拿手。

    “你這位兄弟為人行事說話,若不是說還要為云公子你留一點面子,就算我當場殺掉他也不為過。”雷家少主輕描淡寫的說道:“現在這般,只是略施薄懲而已。”

    略施薄懲而已?

    只是略施薄懲,就將人打得半死不活?

    還有那什么當場殺掉也不為過是個什么說法?你以為你是誰,天王老子么?!

    四大家族的高手心里盡都是沖沖大怒。

    湊巧就在這時候,老龐悠悠醒來。

    眾人目光都挪了過去,聚焦在這個醒來的己方當事人身上。

    “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位冬家高手問道。

    老龐一臉羞愧,目光閃躲,半晌才長長地嘆了口氣。

    就老龐個人而言,想起自家公子罵人家那些話,那當真就算是被當場殺了……自己都覺得理所應當的。

    委實是太毒了一點,聞者皆厭,更何況是直接當事人。

    哪怕是一個普通人,只怕也要沖沖大怒,遑論這般超絕強者!

    看到老龐的反應,眾人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大致始末,肯定是冬天冷主動惹事,而且還大大的得罪了人家,這才被對方重創,乃至找上門來了……

    “現在還需要我說事情的始末么?!”雷家少主笑吟吟的說道。

    云揚嘆口氣,道:“就算事出有因,但閣下出手也委實是……哎。”

    口氣瞬時便軟了下來。

    云大少爺可識時務之人,剛才怒火滿盈,想要不管不顧的開干,那也是為勢所逼,四大家族的高手根本不足為峙,尤其是除了冬家之外的另外三家,一旦勢頭不對,多半就要明哲保身、獨善其身,所謂的同氣連枝、友好聯盟在生死關頭根本無足輕重,當真杠上,己方必然落敗無疑,現在事態轉圜,乃是云揚最樂見的發展方向!

    而雷家少主心底亦是笑了笑,這個辦法,果然可以。

    一邊,老龐低聲將事情始末仔細地說了一遍,大家聽了也是面面相覷。

    這事兒真真是……

    尤其是老龐復述冬天冷說的那些話,人家當事人就在這里,完全沒法刪減,只能原話訴說。

    眾人聽得出了一腦門子的黑線之外,更有一身的冷汗。

    能夠說出這種話,被揍一頓……一點不多。

    若換了當事人是自己,更有這般強橫實力,早就一擊生死,何言其他!

    云揚態度即時大改,嘆口氣:“冬家的,趕緊將你家少爺抬回去養傷,哎,這事兒整的,丟人現眼,磕磣!”

    說罷又將臉轉向雷家少主那邊:“雷兄,這次多謝了!多謝你在這等狂怒時候,還能給小弟一份面子,手下留情,這件事情委實是……得得得,咱們這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來來來,誤會已經解除,雷兄更已親身來了,那就是看得起我,當我是朋友!就只沖你這么給云某人面子……一定要留下喝頓酒!”

    不等這位雷公子說話,云揚就開始安排:“老梅!趕緊去整點酒菜,今天晚上,我要與雷兄一醉方休,不醉不歸!”

    他哈哈笑著,道:“俗話說,有緣千里來相會,一杯濁酒泯恩仇,雷兄,這杯酒,是要喝的。”

    這個轉折,讓白衣少主也是愕然了一下。自己的目的就是這個,但卻沒有想到,這么容易就達成了?

    對于云揚的做法,四大家族的高手們一個個都是暗暗點頭。

    這位云公子還真是個人物。

    在不明真相的時候,面對這等超級高手不卑不亢,進退有據,甚至甘愿冒著玉石俱焚的風險不惜一戰,及至等明白了始末緣由、是非曲直之后,便即態度銳變,三言兩語間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口氣自然完全沒有勉強的痕跡。

    這端的是能屈能伸的梟雄手段!

    妥妥成大事的人!

    再者眾人也都很明白,面對這位什么雷公子和他的護衛,自己這些人打是肯定打不過人家的。既然有了化敵為友的機會,那么,何樂而不為?

    說不定以后還能因此取得一個強有力的聯盟關系!

    “云公子果然人才,之前能將本家公子引為知己,甚至甘心做小弟,非是無因。”

    四大家族的高手們一個個心中贊嘆不已。

    看看人家云公子,再看看咱們家的這塊料,真的不能比啊。

    那句話怎么說來著,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至理名言哪!

    尤其是冬家人,看著長袖善舞,幾句話就婉轉局面的云揚,再看看惹是生非被打的半死不活的自家公子,更是生出一種:生塊叉燒都比生他強的微妙感覺。

    差距啊!

    這位雷公子心中不屑:這也就是我有目的,才能給你這個面子,你云揚千萬不要以為你自己多牛逼……

    其實在我心里,你啥也不是,渣渣一枚……

    面上卻滿布和煦的微笑道:“云兄實在太客氣,只不過剛才小弟一氣之下,打壞了云兄的大門……這個,實在是抱歉得很。”

    ……

    昨天釣魚去,異常過癮。全是大物,魚線咔咔咔的被拉斷,一條也沒釣上來……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