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是至尊 > 《我是至尊》第四十二章 心中天火早燎原!
    青云坊!

    在天唐城向來是鼎鼎大名!

    這是一個銷金窟;也是男人的天堂。

    恩,是一個青樓。

    但,與其他的青樓不一樣的地方在于,這里的女子,全是賣藝不賣身,每一個,都是冰清玉潔的處子。

    一旦有某位女子與客人有染,那么,只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被你那位客人贖身,帶回家去;第二,逐出青云坊。

    青云坊的如今掌舵者云醉月,乃是一名奇女子。傳說就在八年前,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從此處經過,與云醉月曾經見面,相談甚歡;甚至,許下了“凌霄一醉,月下長談;誰敢冒犯,當我一劍!”這樣的諾言。

    誰敢冒犯云醉月,那么,就要吃凌霄醉一劍!

    這普天之下,有幾個人能夠受得起凌霄醉一劍?恐怕就連皇帝陛下,也不敢。

    而且,眾所周知的是,云醉月的身后,還有極其恐怖的力量。

    每一次青云坊有事情,展現出來的力量,簡直讓任何人心驚!

    有人曾經說,青云坊,乃是天唐城最安全的地方。

    沒有任何人,敢在這里惹事!

    此刻,云醉月正一身紅衣,巧笑嫣然的將十幾個軍方暗衛送了出去。

    “軍爺慢走不送,我們這里是沒有要犯的喲,下次可不要來了啦,我們這里可承受不起大軍一怒呀”

    幾個暗衛一臉的無可奈何。

    有啥辦法?

    誰敢對青云坊強行搜查?除非是老元帥親自到來,或者能夠做到。其他人恐怕來一個算一個,都會被如同自己這般軟軟的請出去。

    但,此次緝拿刺客失敗,老元帥已經雷霆暴怒。如今搜遍了天唐城還找不到,回去,真不知道又要迎接一陣什么樣子的狂風暴雨了

    云醉月一身紅衣如畫,慵懶的輕輕靠在青云坊的門柱上,卻自然而然的充滿了千萬醉人的風情。

    絕色的臉龐,似乎永遠都帶著一種輕輕地淺笑,眼波一轉之間,就是萬種風情。

    路邊走過的行人目光已經忍不住都直了。

    云醉月的眼眸深處,卻是一片說不出的幽怨,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那冤家一年多沒來了

    他去了哪里?

    難道,真的是忘記了嗎?

    街角對面,云揚一身紫衣,負手而立。他已經站在這里許久,接連看到兩隊暗衛,被云醉月風輕云淡的送出來。

    云揚目光復雜。

    甚至有一些內疚。

    他不想過去;不想面對云醉月;但是暗衛已經全部無功而返。

    老梅就在他身邊站著,不知道自家公子站在這里是做什么。

    眼看云醉月就要轉身回去,云揚長長嘆了口氣,大踏步走了過去。

    云揚的性格就是這樣子,在決定做一件事情之前,他會想很多;在自己不想去面對的事情的時候,他也會想退縮。

    但他一旦決定了要去做,那么就是一往無回!除了成功,再也不會考慮其他。

    云醉月輕輕嘆了口氣,正要轉身回去,突然看到街對面那個紫衣少年正大步向著自己走來。

    這少年的面目,讓云醉月也是為之贊嘆一聲,好英俊的少年郎。

    正想著,云揚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微笑著說道:“醉月姑娘是吧?”

    云醉月柔媚的笑了笑,道:“公子是?看著,有些面生呀。”

    云揚微笑道:“面生是必然的,但,我知道你叫云醉月,而我現在,也讓云姑娘你知道,我也姓云,我們,乃是一家人。”

    “所以現在,就不算陌生人了對不對?”云揚的微笑,充滿了親和力。

    云醉月輕輕掩著嘴笑起來:“公子真是風趣,不錯,我們現在的確是不算陌生人了。”

    “嗯,既然不算是陌生人了,那么,我可不可以請醉月姑娘吃一頓飯?”云揚道:“就在這青云坊如何?”

    云醉月眼波流轉,道:“公子,青云坊的飯菜,可是不便宜喲。”

    云揚淡淡一笑:“就算是再貴,請醉月姑娘吃一頓飯,還是值得的。”

    “公子可真會說話。”云醉月嬌笑一聲,道:“不過,奴家卻不相信,公子來到青云坊,就為了請醉月吃這一頓飯嗎?”

    她審視的目光看著云揚,有些意味深長:“公子想必是在我青云坊,也有相好的姑娘?”

    云揚道:“青云坊的姑娘都太金貴了,本公子也實在是窮得很,所以,這一次,真的只是請醉月姑娘吃飯,順便有幾個問題,也想要與醉月姑娘探討一下。希望姑娘賞臉。”

    云醉月咯咯一笑,道:“嗯,就知道公子定有目的,不過,公子長得這般英俊,就沖著公子這張臉奴家現在也是正好不忙的。”

    “公子請。”

    “醉月姑娘請。”

    云揚從容的與云醉月一起進入了青云坊。

    老梅在后面,已經震驚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

    咱家公子還是挺會撩撥美女的啊這口才,這搭訕手段,這從容,這自然地

    老手啊!

    老梅感覺自己更加看不懂自己家這位公子了。

    他在不應該撩的人面前,撩的這么輕車熟路,毫無阻礙;但在應該撩的人面前,卻是冷言冷語惡語相向完全的不解風情

    老梅楞呵呵的跟著走了進去,一腳高一腳低魂不守舍:這到底咋回事?

    青云坊,頂層。

    最頂層,完全就是一個涼亭。四面的墻壁都是只有半丈高;然后是一根一根的柱子鏈接頂棚,一層一層的輕紗,圍繞,四面風來,輕紗飛舞。

    老梅沒有跟上來,只有云揚與云醉月兩人上來了。在吩咐的時候,老梅一臉的心領神會:“明白,明白。”

    云揚看著老梅臉上猥瑣的表情,那“我什么都懂”的眼色,擠眉弄眼的樣子,很想踹一腳:你明白個屁!

    “醉月姑娘果然懂得享受。”云揚負手張望:“在數十丈高處,俯瞰天唐城,果然是別樣的心境。”

    心中卻是如浮云流過,這四面風閣,我這是第幾次來了?

    云醉月微笑:“人生在世,辛辛苦苦,所做的一切,豈不就是為了讓自己能夠過得更舒服一些?云公子你說是么?”

    云揚道:“姑娘說的不錯,不過,這是絕大多數人的想法,還有一些人,是不在乎這些的。”

    云醉月淡淡道:“絕大多數人的想法,已經夠了。醉月可不想當那些少數人喲。”

    云揚輕聲道:“其實醉月姑娘,已經是少數人了。”

    云醉月眸中閃過一絲異彩,道:“公子過獎了呢。”說著將已經沏好的茶水緩緩的倒在茶杯里,道:“公子請用茶,有什么事情,且先喝了這壺茶再說,好不好呢?”

    她說話,似乎永遠是不急不躁,每一個字音,都是帶著柔美入骨,但卻絕對不是刻意而為。

    “姑娘說的在理。”云揚端起茶杯,眼睛凝注里面琥珀一般的茶水,悠悠道:“萬丈紅塵三杯酒,千秋霸業一壺茶;正是不管什么事情,在靜下心來,喝完一壺茶之后再說,會比較有腹案,也會更加從容一些。”

    云醉月失笑道:“難道公子,會有不從容的事情要和醉月談么?”

    云揚道:“不錯。”

    云醉月臉色微微地變了變,隨即巧笑嫣然道:“公子請茶。”

    “姑娘請茶。”

    云揚緩緩咽下杯中茶水,只感覺一股暖流,順喉而下,五臟六腑,似乎也熨帖了起來,輕聲贊道:“醉月姑娘的茶道,可是越來越是精通了。”

    云醉月眼睛輕輕瞟著云揚,輕輕笑道:“公子,雖然初次見面,但為何我對公子有一種這么如此熟悉的感覺呢?這件事情,很奇怪呀。”

    云揚眼底深處一陣抽搐,神色不動的笑道:“那是我和醉月姑娘的緣分啊。”

    云醉月掩嘴輕笑:“公子可真壞。”

    低頭沏茶,眼中卻已經冷了下來,低著頭,似乎有些漠不關心的說道:“公子可以說,這一次來找醉月,是什么不大從容的事情了。”

    云揚點點頭,道:“是有些不好啟齒,乃是因為姑娘這里,現在混入了逃犯而這個逃犯,身份非常重要,一旦逃走了勢必將后患無窮”

    云醉月的臉色徹底的冷了下來,坐直了身子,淡淡道:“公子應該明白,我青云坊的規矩才是。”

    云揚苦笑:“正因為明白,所以才覺得不怎么從容。”

    云醉月冷冷道:“公子請便,醉月突感身體不適,不能再陪公子了呢。”

    說著,居然直接站起身來,毫不留戀的轉身就走。

    云揚端坐不動,看著云醉月走到門口,眼中閃過無比復雜的神色,輕輕道:“姑娘,心中有火呀。”

    云醉月即將邁出去的腳突然停在半空中,嬌軀都似乎在這一刻完全僵硬,顫聲道:“你你說什么?”

    旋風一般轉過身來,目光灼灼,看著云揚。

    云揚閉了閉眼睛,將心中那翻江倒海的痛苦一股腦兒咽了下去,聲音再度恢復平靜,道:“姑娘,火很好,火,能讓人感覺到溫暖,也能讓人遠離茹毛飲血;而且還能夠燒盡天下骯臟不過,這火若是留在自己心里,恐怕會將自己毀掉的。”

    云醉月嬌軀顫抖,臉色煞白,突然間猛地沖上前來,一把揪住了云揚胸前的衣襟,慘白著臉,兩只眼睛死死的盯著云揚的雙眼,歇斯底里的壓低了聲音問道:“你你到底是誰?”

    云揚木然不動,輕聲道:“水火無情,火,可以毀滅一切。而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東西,是真的不怕火的;王圖霸業,萬里森林,無邊草原都有可能被野火燎原完全毀掉;而心中的火一旦燎原才是真正的一發而不可收拾。”

    “紅塵英豪雖千萬,妾不回頭更不見;深閨無夢情所系,心中天火早燎原。”云揚低沉的聲音,帶著絲絲難言的痛楚。

    云醉月的右手抓著云揚的衣襟,已經爆出了青筋,她臉色煞白,眼圈卻已經變的通紅,竭力的鎮定著自己,卻是顫抖的幾乎站不起來,一字字說道:“說,你是誰!”

    “你怎么會知道,我寫的這首詩!”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