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是至尊 > 《我是至尊》第五百三十七章 決戰天玄崖(14)
    為了這一刻,云揚籌備了已經整整三天!

    云揚費盡了心思,先是在戰斗中,全方位地展現出自己的一張底牌,天意之刀;讓對方心生莫大顧忌,必須因而頭痛,另辟蹊徑籌謀對策。此其一。

    然后,進一步暴露出自己原本應該留作殺手锏的計靈犀逆天反震異力,讓對方頭痛再加三級,必須盡快想出一個可以繞過計靈犀攻擊云揚的辦法,此其二。

    在這樣的情況下,云揚其實就留給了四季樓的人三個選擇:或者重兵器硬撞、或者暗器襲殺、或者不間斷的長時間戰斗消耗。

    反之,則一定躲不過云揚的刀,避不開計靈犀的反震異力!

    而這三個選擇,不管四季樓選哪一種,云揚都能瞬時將計就計,將局面引導至自己預設的情勢之中。

    云揚以己心度人心,再想深一層之后,又做出了進一步的推論:這三種攻擊模式合而為一,才是最佳辦法,畢竟若是將自己放在年先生這邊,也一定會選擇這一攻擊模式。

    最終選擇三合為一的戰法,絕不是四季樓或者年先生蠢,而是……唯有這種戰斗方法,才是針對云揚暴露出來的兩大底牌唯一正確的攻擊方式!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云揚的刀避不開,若是繼續添油戰術,或者暗中廝殺,遲早一個個的死在云揚手下;或者被計靈犀反震而死:你就算向著云揚攻擊,但計靈犀突然撲過來撲在云揚身上怎么辦?

    這是完全可以預見,壓根就避不開的!

    偏偏云揚和計靈犀的修為,卻又變得出奇的高,想要將之分割,各個擊破都難以做到。

    所以,年先生就算是有通天的智慧,但只要他們想在天玄崖殺死云尊,當真就只有這一個選擇。而對方盼了好幾年就為了今日決戰,卻又怎么會中途撤走?

    而且是在人數占據絕對優勢的情況下撤走?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最終,就在不知不覺之中,四季樓眾人亦步亦趨地步入了云揚精心排布的死亡陷阱!

    其實反過來想想,若是云揚沒有綠綠這個最大底牌為輔,四季樓的這個選項還真的就是唯一一個可以絕殺云揚兩人組的選項,可誰又能想到,云揚尚有綠綠這個絕對超出認知的逆天外掛,徹底傾覆了此局,令沒可能成行的逆向殺局,成局了!

    最后最后的關鍵,反而是著落在最后一步:云揚能否在對方知道真相撤走的這一刻,銜尾追擊到對方的休息營地之處,乘人之危,一局擒殺。

    這個局面可是云揚將計就計,接連熬了三天三夜,幾乎將自己當真熬死過去才熬出來這么一個機會,豈能輕易放過?

    這樣的機會,包括云揚自己都覺得:也許窮極自己一生,就只會遇到這么一次而已!

    對方一旦知道了自己的底牌,下次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所以云揚這一次出擊,可謂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

    刀光彌漫蒼穹!

    甚至連那濃郁至極的濃霧也驅逐到了一邊!

    刀光所致,一片慘叫聲接連響起,剎那間血光沖天,滿目赤色。

    四季樓所屬,這些在江湖上處于此世修者絕顛的頂峰高手,在此刻,竟如是待宰羔羊一般,并無絲毫反抗之力!

    跟隨在云揚的身邊計靈犀,手中劍也是毫不留情,盡情揮灑,劍光無遠弗屆,籠罩全谷,這兩人此刻就像是兩尊殺神,以勢不可擋的氣勢一路沖了過去。

    這一路,唯有四個字可以形容:摧枯拉朽!

    這一刻,甚至連年先生的目光,也因絕望而怔忡。

    彈指霎那,人頭滾滾而起,殘肢斷臂四處飛……

    四季樓眾人此刻正處于一生之中,狀態最為低迷委頓的時刻,正面遭逢云揚計靈犀的全力動殺,何能幸免,他們許多人更是直接攤躺在地上,這一躺卻是再也沒有站起來的機會

    一直到云揚斬殺六人,計靈犀也斬殺了五名四季樓高手的時候,絕殺之勢才稍稍止息!

    最早輪班回來的四個人以及剛回來的年先生合力出手,強催生命潛能,以兩敗俱傷的拼命打法暫時遏制住了云揚和計靈犀!

    但卻也就只救下了三個人,僅此而已。

    年先生勉力催動攻勢,將云揚計靈犀兩人稍稍逼退,一只腳乘隙接連踢出去,

    將兀自癱倒地上疲累不堪也就勉強能動的三個人好似踢得皮球一般的遠遠的翻滾出去,嘶聲吼道:“快走!”

    話音未落,手中長劍連連揮舞,催發出數丈長的劍氣,竭力攔阻意欲斬草除根的云揚。此時此刻,這位四季樓的無上尊主,哪里還有半點之前的風儀風度!

    現在跟著年先生一起攻擊的四人分別是秋天使者,夏天使者,冬天使者以及一位神骨使者!

    至于其他的四季樓高手,不管是身具神骨,還是普通月份,都已經盡數喪命在云揚與計靈犀刀劍之下!

    自云揚計靈犀兩人聯手突襲動殺之刻,不過十數息的時間,整整十一人,盡數死于非命,魂走九泉!

    所謂此世頂峰級數強者,仍舊在引刀一快之余,一命嗚呼!

    面對云揚引爆自身極端,以極限方式催動天意之刃的決絕狀況下,縱使是身負神骨,肉身遠勝常人,卻也無法抵擋天意之刀的無匹鋒銳!

    這一點,早在之前就已經得到印證,此刻又值氣空體虛的委頓狀態,有此結果,不算多出意料!

    地上的鮮血卻幾乎流成了小河,腥風血雨遍布了整個山谷。

    年先生睚眥欲裂,憤恨交加,四季樓窮極數千年漫長歲月才一點一點湊起來的神骨使者,損失大半;數千年一直在一起的四季十二月,傷亡殆盡……

    為了造就這些四季樓的中堅力量,在往昔漫長的歲月長河之中,不知道損失了多少所謂四季樓的尊者!

    進入,融骨,溫養,回收,融合……

    無數人的生命犧牲,才締造出四季樓布武天下的輝煌。

    而今,明明是這么強大的底蘊,卻漸成將要全數葬送在這里的格局!?

    這一刻,他甚至有些后悔。

    若是不理那個預言呢?

    自己跟天算顧茶涼還是至交好友,還是順天而行之人!

    九尊崛起就崛起好了,他們的初衷只是衛護玉唐,只待玉唐一統此世,他們也就漸漸終了,四季樓仍舊在江湖稱王稱霸,及至百年后,九尊未必仍在此世。

    四季樓數千年都等下來了,何苦非要緊趕慢趕地趟進這一趟渾水里呢?

    “果然啊,要么龍飛九天,要么沉淪永世,這是定數,亦是命數!”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