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是至尊 > 《我是至尊》第二百八十七章 因馬而識
    但是此刻,看著獨孤愁的眼神,云揚都有些詫異了。

    獨孤愁的眼中,赫然有一絲激動和緬懷之色。

    見到我激動啥?

    “老夫復姓獨孤。”

    獨孤愁慢慢的道:“雖然,你聲稱乃來就找凌霄醉的,但老夫卻絕不信你來到這里之前,不知道老夫是誰。”

    他的眼神本來平平無奇,一片渾濁,但,說這句話最后幾個字的時候,眼皮驀然一翻,頓時兩道目光如同經天霹靂,云揚只感覺自己心中便如兩座大山相撞,轟然爆響了一下!

    一時間,神識居然有些恍惚。

    云揚身子一正,就此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紈绔公子哥姿態,鄭重道:“當然,獨孤前輩在這里,晚輩就算是沒有別的借口,也是一定過來拜訪的。”

    獨孤愁臉色淡然,道:“聰明人更該坦誠,這才是智慧。”

    獨孤愁言詞犀利異常,宛如山岳般的重壓,恢弘而落,向著云揚撲面而來。

    獨孤愁已經打算好了,若是眼前這個小家伙還是擺出先前的那一副姿態,企圖蒙混過關的話,那自己就要順手給他一個教訓。

    少年得志的少年人一朝成名,往往得益于其本身一時的靈光一閃,其他的多半都是小聰明,時常使用小聰明或者可以解決很多事情,但一旦遭遇真正棘手的難題,反而會作繭自縛,甚至令局面徹底失控,走到最惡劣的狀況。

    孤獨愁因為云揚的表現而生出了類似的判斷,便生出薄懲之心

    不意他這邊才做出一點姿態,那小家伙便即時改變了態度,宛如變臉一般,直接就將之前那副嘴臉撕下來不用,然后剎那間就換上了一幅謙恭有禮,溫良敦厚,尊老愛幼的偉光正形象!

    獨孤愁只感覺自己有心而為的種種,盡數落空,蓄滿了力氣的一拳,宛如打在了一團白云中,一如泥牛入海,全然沒有絲毫可供發揮之處!

    “云公子果然人如其名,果然姓云。”獨孤愁憋了一下,淡淡的說道。

    “前輩說的有道理。”云揚滿臉盡是與有榮焉,語氣更為尊敬的說道。

    “”四大高手齊齊面面相覷。

    一時間,竟盡都生出一種想要爆笑出口的沖動。

    云公子果然姓云這四個字,簡直神來之筆,但卻又都明白獨孤愁這種一拳打空的感覺,這句話用在這里,真是恰如其分。

    “獨孤前輩一直都有留意我的馬兒不知何故?”云揚仍舊滿身盡是謙恭的姿態問道。

    獨孤愁輕輕嘆了口氣,道:“你這匹馬叫什么名字?”

    “紅紅。”云揚有些自豪:“這是我親自給它取的名字,前輩是否覺得亦是否馬如其名,恰如其分?!”

    另外三人又再度面面相覷如此一匹神駿到了極點的寶馬,居然取了這么一個娘們兒的名字,還什么恰如其分,哪里就恰如其分了?!

    “不錯!這個名字非常好!”

    不意獨孤愁竟自大加贊賞,很是愛惜的看了幾眼紅紅,道:“它就應該叫紅紅,叫別的,都不好聽。”

    云揚愣住。

    凌霄醉三人也愣住。

    這是啥說法?

    只聽獨孤愁隨即嘆了口氣,道:“但如此寶馬良駒,在你的手中,卻是可惜了。”

    云揚順口道道:“不錯,的確是有些可惜。”

    獨孤愁見他承認得這般爽快,大是意外,看了他一眼又道:“哪里可惜,又是為什么可惜?”

    云揚登時懵逼,愣然當場。

    不是您說可惜么?我只是順著您說而已啊

    現在的人真不好接觸,一個個的脾氣都這么古怪,還有沒有辦法好好說話交流了?!

    頓了一頓才道小心翼翼的道:“這樣曠世寶馬,最佳選擇莫過于回歸山林,嘯傲一生,自由自在,率意逍遙此外,若是能夠在戰場上馳騁縱橫,輔助乘者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亦是佳話最次最次者,也應該是陪伴著一位絕乘劍客,或者當世頂峰,在江湖上縱橫”

    云揚道:“而我,并不屬于以上三者任何之一。待在我的身邊,委實是可惜了。”

    獨孤愁眼神中竟然有金光一閃,道:“既然有此自知之明,何不放它離去?”

    云揚苦笑一聲,幽幽道:“我與紅紅從來都非是從屬關系,我自從得到它開始,就沒有給它加裝任何馬具連馬鞍,蹄鐵都沒有上過若是它想要離開,隨時都可以。”

    “不知前輩是否相信,我跟紅紅乃是朋友知交,是知己良朋。”

    云揚的眼神很溫暖的看著紅紅,道:“它是舍不得離開我的。或許將來有一天等我離開了這個世界,此身再不復存之極,它再沒有掛念之余,才會自己離去吧”

    紅紅安靜的站在客棧外,一雙馬眼滿眼盡是溫情的看著云揚,低頭打了個響鼻,歪歪頭,看著獨孤愁,又看了看云揚,隨即又看著獨孤愁,馬眼中居然露出一絲凌厲的神色,對著獨孤愁乍然發出一聲低低的咆哮。

    似乎在威脅:別妄想動我的主人!

    反而獨孤愁是這樣理解的。

    所以他眼中不可遏制的流露出欣賞之色,很安慰的說道:“不錯,很不錯。如此天地靈物,就應該遇到一個如此愛護它,并且,可以為它設想的知交良朋,你這里可算是寶馬三大歸處之外另一處絕佳歸處,卻是難以復制,然而這種狀況,于你于它都是大幸。”

    然而縱使獨孤愁閱歷如何過人,見識如何廣博,卻又哪里知道紅紅怒吼的真意,紅紅其實想要警告的內容是:別妄想動我的長期飯票!這家伙身上有太大好處趕我也是不走的!

    看著獨孤愁居然打開了話匣子,云揚也是意外之極。

    她根本沒想到,自己與獨孤愁打破僵局,居然是因為一匹馬!

    “今日有緣得見如斯神駿良駒,不禁想起我往昔的那匹馬兒。”

    獨孤愁神色很惆悵:“我叫它紅兒之前,我一直騎著它縱橫江湖,快意紅塵但,終于有一天,我的修為已經到了一種高度騎著紅兒,反而比我展開身法要慢許多許多”

    “在努力了好久,都追不上我的兩條腿之后紅兒開始失落大抵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它認為它幫不了我了整整好幾年,紅兒努力的拼命地奔跑,提升速度,想要它自己再次對我有用”

    “但終于有一天,它看著我飛上高空御風而行它看著我飛上天,四蹄站在山峰之巔,一動不動的站了三天三夜”

    “此后整整半年的時間,紅兒與我寸步不離,我不管去哪里,它都非要跟著我哪怕跟不上,它也跟著我那時候,我居然開始厭煩紅兒的跟隨,生出累贅之感但是,半年之后的某一天,那一日的清晨醒來,我發現紅兒已經不知去向”

    “從那之后,它再也沒有回到我身邊我想了好久,突然一朝明悟,,紅兒是太舍不得我了,才會多給了它自己和我半年的陪伴相處時間然后,它就悄然離去了。”

    “之后,我曾經走遍萬水千山,想要找回紅兒,但卻再也沒有找到它。”

    “人,就是這樣的可惡,擁有的時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之后卻又追悔莫及”

    “此時我畢生一大憾事”

    獨孤愁悵然說道:“你這匹馬,不管是顏色,還是形象,又或者神駿程度都與紅兒幾乎不相上下、一模一樣我幾乎以為,這就是紅兒的血脈后嗣”

    云揚也驀然間感覺到一份心情沉重襲來,本能的一聲嘆息。

    因為云揚瞬間了然,獨孤愁注定要失望了。

    自己發現紅紅的時候,它才只是一匹即將成年卻還未成年的馬駒而獨孤愁的馬兒卻最少是五百年之前的事情!

    以時間推斷,紅紅絕對沒有可能是紅兒的后代,縱然身體當真擁有紅兒的血脈,也已經不知道隔多少代了

    “云揚,云公子,我希望你能夠答應老夫,不管到了什么時候,一定要善待它。”獨孤愁的眼神看著紅紅,眼神中全是溫情,慢慢道:“縱然有一天,你的修為也已經到了速度不再成為限制的時候,也不要傷害它”

    云揚聞言沉默了片刻,這才鄭重的回答道:“我答應你!若是我真的有那一天,我會征求它的意見,縱然它不會再陪我馳騁,但也可以永遠都在我的家里,我的家永遠都是它的家,我在此再重申一次,我們是知己良朋,非是從屬關系。”

    “縱然它不再跟上我的速度,但是卻還有我的家人,妻子兒女可以陪伴它。”云揚深刻的說道:“如果,我能夠活到那一天的話!”

    獨孤愁滿意的笑了笑:“說得好,你的境界較我還要更高兩籌,我記下了。云揚,你可以叫我了,叫我老獨孤就好。”

    云揚在來之前,絕對沒有想到,與獨孤愁的結識會這么順利。但是,最后聽到獨孤愁這一句話,云揚卻瞬間震動了。

    感覺狀態在慢慢的恢復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