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錦衣衛 > 《網游之錦衣衛》第兩千五百六十二章
驚風都晉級了超一流境界,那其他人一流巔峰境界的玩家估計也用不了多長時間了,曾易也必須抓緊時間,突破一下了。否則再次拿下武林大會的頭名,曾易還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曾易如果對上超一流初期的npc,絕對有把握拿下對方,但對上超一流初期的玩家,可就沒有必勝的把握了,身為玩家,曾易非常清楚,基本都有壓箱底到本事,不管是殺招還是陰招,面對這些陰險的家伙,一個不小心,就可能陰溝里翻船!
  
  而想要提升自己必勝的把握,也唯有繼續領先其他玩家才行,曾易的打算便是,在武林大會之前,突破超一流中期境界。
  
  參加完驚風的晉級宴會,曾易便再次離開了風香城,返回了京城,本來其實驚風想要周易留下來的,風香城現在控制的地方已經非常大了,不只包括西域西部,還包括波斯很大一塊地方,而且風香城的地盤還都連成了一片。
  
  這么大的地方,自然也需要很多人來管理,不過因為武林大會即將來臨的原因,不管是風云天下還天香公會,從會長到下面的堂主,都去臨陣磨槍,加強自己的實力去了,現在風香城很缺少高手坐鎮。
  
  這里就不得不說一下波斯帝國了,波斯帝國被玩家占領了這么大的地盤,前線駐扎這幾十萬大軍,因為各種原因,但卻一直沒有展開反攻。這次玩家即將召開武林大會,玩家高手基本都返回來中原,絕對是波斯帝國展開反擊的好時機,但優柔寡斷的波斯帝國,卻眼看著沒有絲毫動作。
  
  也許是怕主動出擊失敗,損失了最后的重兵集團,又也許是擔心占據四大港口的中原大軍從背后出手,反正波斯一直到現在依然沒有一點動作。
  
  也是擔心波斯,在風云天下公會和天香公會的高手大部分返回中原,探尋自己的機緣之后,驚風和花前月下就曾經給他發飛鴿傳書,想要他會風香城坐鎮一段時間。
  
  不過當時曾易正在幫著老大老三老四三人,尋找他們的機緣,可沒有時間回風香城坐鎮,這次曾易回風香城,驚風還是想讓他坐鎮一段時間。
  
  可惜曾易依然沒有時間,他還需要回京城,為自己的實力努力一把,至于風香城,已經有了驚風坐鎮,也不用太過擔心了。
  
  驚風打的好算盤,本想忽悠曾易,好能讓他抽出時間來,幫著公會其他幾個一流巔峰高手,尋找一些機緣,卻沒能忽悠曾易,為了風香城的安危,驚風也只能咬著牙留在這風香城之中了。
  
  曾易奉天成仁,返回京城之后,便開始了閉關修煉,曾易早已經知道,自己想要更進一步,只能是在戰斗之中,積累經驗,做到各種武功融會貫通。
  
  如果是一脈相承的武功,融會貫通要容易到多,尤其是那些大門派的武功,都是一脈相承,承前啟后,只要修煉下去,幾種武功融會貫通,就輕松的多,但曾易的武功,五花八門,佛門道家涉及到了幾乎所有道統武學。想要更進一步也唯有戰斗之中積累經驗了。
  
  這也幸好是曾易,在超一流高手的圈子里,幾乎和所有的屬于朝廷的超一流高手都認識,一般人還真找不到這么多的高手,和他切磋。
  
  從回到京城,曾易便跑去了青龍那里,青龍是他的師父,對他的情況最為了解,聽聞周易還想突破一下,忍不住說道:“你這才晉級超一流境界幾天,如此著急干嘛,你現在最重要的是積累超一流境界的經驗,只要經驗足夠,突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師父,我也是沒有辦法,即將召開的武林大會,您應該知道,我的實力雖然還不錯,但最近一段時間,江湖各派,年輕一代的弟子,也開始有人陸續突破瓶頸,晉級超一流境界,如果再不著急,我這次可能就無法拿下第一名的名頭了!”
  
  青龍點點頭,“你說的情況,我到也知道,最近的情報,各大門派的年輕弟子,都在閉關修煉!”
  
  “其實我自己到沒什么,無法取得武林大會頭名,對我影響并不大,我考慮到主要是朝廷的面子問題,朝廷能參與武林大會的年輕一代并不多,就那么幾個人,除了我幾乎沒有人能有競爭頭名的把握,要是我栽了,第一名肯定就會落在各大門派手中。”
  
  “到時候,相信江湖很快就會流傳,朝廷無能,不是門派對手的謠傳,這對朝廷的威望來說,是個嚴重的打擊。”
  
  “行了,你也別在忽悠我了,你現在最主要的問題就是經驗問題,而快速積累經驗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和同等級的高手對戰切磋了!”
  
  青龍非常了解曾易的武功,和他切磋,基本都是按照他那些武功來設計的,好似一個超一流高手順著他給他喂招,對于周易的幫助非常大。
  
  本來周易想著在青龍這里,閉關他一兩個月,興許就突破了,不過待了也就幾天之后,就被青龍給趕走了,青龍告訴他,想要快速積累經驗,需要跟不同的高手切磋,了解熟悉不同超一流的對戰方式,老是和一個人對戰切磋,會越來越沒用。
  
  離開青龍那里,曾易跑去了白虎那里,白虎和青龍的戰斗方式就有些不同了,白虎招式大開大合,非常兇猛。
  
  其他人可不是他的師父,也不會給他喂招,能和他切磋已經是看在錦衣衛指揮使的面子上了,這樣導致一開始的切磋,曾易完全被碾壓了。
  
  但不得不承認,這樣的方式,確實鍛煉人,在遇到類似白虎這樣的,招式大開大合的對手,曾易完全已經有了應對方法。
  
  連著被碾壓了幾次,曾易都被碾壓的有些自閉了,白虎笑著說道:“大人,其實應對我這樣的超一流高手,其實有兩種辦法,一是逼我更加兇猛,還有一種辦法就是以巧破力!”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