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體壇多面手 > 《體壇多面手》278章 合伙人
    蘇云回學校忙她的事去了,杜柯一個人在家思考問題。

    “合伙人?”杜柯想來想去,有資金、會經商、信得過的合作伙伴,符合這幾個條件的,好像只能找他了。

    杜柯拿起手機,撥通一個號碼,電話響了幾聲之后通了,“丁總,在忙嗎?方便說話?”

    電話那頭的丁總是個男子的聲音:“說。”

    杜柯:“你還在滬海市呢?”

    丁總:“在,撿重點的說。”

    杜柯:“我手頭有點閑錢,想搞點項目,有興趣合伙嗎?”

    丁總:“你有多少錢?”

    杜柯:“兩千多萬。”

    丁總的口氣有點失望:“這么少?才兩千多萬?”

    丁總嫌錢少,杜柯反而覺得有戲,“那跟你合作的起步價是多少?”

    丁總:“你至少得有四五千萬資金吧,我才有興趣玩玩。”

    杜柯:“我還有幾筆代言費尾款最近可以到位,加上獎金,最遲6月底吧,我可以拿出5千萬。”

    “哦?”丁總終于提起了興趣,“你幫我買最早一班的機票,我馬上從滬海坐飛機回南港,我們見面再談。我身份證號前六位和你一樣,我的生日你也知道,最后四位是1818,記住了吧?”

    杜柯愣了一下,隨即說到:“1818,很好記,記住了,我馬上幫你買機票。”

    丁總:“好,起飛前我會告訴你的,到時候你來南港機場接我。”

    “沒問題。”杜柯說到,“那什么,哥,你就不問問我要和你合作開展什么項目?”

    丁總:“見面再談,晚上見,你趕緊幫我買機票。”說完就掛了。

    “嘿!”杜柯哭笑不得,“我這么大牌的一位體壇大腕,沒想到你比我還大牌!”

    結束通話之后,杜柯在網上幫丁總買機票。

    “姓名:丁茂行,身份證號……前六位跟我一樣,中間八位是他的出生年月日,那應該是19870222,最后四位是1818……最早一班滬海飛南港的機票,我看看,czxxxx,確定,付款。”

    杜柯在網上幫這位叫丁茂行的男子買了張機票,完事他給丁茂行發過去了航班信息。

    四個小時之后,杜柯駕車向南港機場駛去,去接這位丁總丁茂行。

    丁茂行何許人也,竟能讓杜柯親自幫他買機票、開車去機場接他?

    丁茂行是杜柯的表哥,是杜柯大姨的兒子,他在滬海交大讀的本科,在德國科隆大學讀的金融專業研究生。

    杜柯的這位表哥于前年學成歸國,在我國的經濟中心滬海市開始創業。

    丁茂行以十分有限的資金、幾乎是白手起家,他在滬海市開了家軟件公司,兩年的時間就賺了好幾千萬,堪稱商業奇才。

    在杜、柯這兩大家子中,丁茂行是和杜柯齊名的風云人物。

    杜柯之所以實在找不到合伙人了才想起他表哥,是因為他表哥的性格比較飄逸,飄逸的原因或許是太過優秀了吧。

    但不管如何,杜柯是信任他表哥的,他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學習射箭,是有血緣關系的老表。

    晚上十點,杜柯開車到了南港機場國內到達廳門口,他把車停在12號出口大門外,也不熄火,等他表哥出來。

    完事杜柯給他表哥發了條短信:“12號出口,路邊停了一輛白色猛士,我在車上,你出來后直接上車。”

    十分鐘后,一位挺拔的男子拖著行李箱從12號出口出來,這位男子留著短發、容貌俊朗,乍一看,倒和杜柯長的有幾分相似,只不過他的下巴上蓄著刻意修飾的胡子茬,看上去比較man。

    這位身材、容貌都和杜柯有些相似的男子,就是杜柯的表哥丁茂行。

    杜柯長的像他媽,丁茂行長的像杜柯的大姨,杜柯的老媽和他大姨是親姐妹,姐妹倆長的挺像,兒子又像娘,基因就這么傳承了下來,所以老表像老表。

    丁茂行從國內到達廳出來之后,一眼就瞧見了杜柯的猛士,猛士這車太過打眼,個頭又大,想不被瞧見都難。

    丁茂行走到猛士車門旁,拉開后門,把自己的行李箱塞進后座,然后關上后門、拉開右前門,上車,坐在了副駕駛座上。

    杜柯啟動車子、離開機場,向市區方向駛去。

    丁茂行開口的第一句話是:“杜柯,看來你現在挺出名,機場里面掛的全是你代言的大幅廣告。”

    杜柯笑道:“我再出名也得給茂哥你開車啊。”

    丁茂行略顯疑惑:“你代言了尼克、華為、起亞這樣的跨國品牌,現在才有兩千多萬?你這個級別體育明星的代言費這么少?”

    杜柯無奈搖頭道:“要上交國家的,到我手的就這么多,這不還有尾款么,過兩個月到位。茂哥,我想搞個項目,但是從商經驗不足,上陣父子兵、賺錢親兄弟,所以咱兄弟倆合伙一起干。我先跟你說說我的想法,你覺得行,那咱們就深入研究。”

    丁茂行:“說來聽聽。”

    于是杜柯簡明扼要的跟丁茂行闡述了一番自己的計劃。

    聽罷之后,丁茂行說到:“你的意思是,你拿幾千萬,我拿幾千萬,咱們合伙創建一個體育品牌,然后把這個品牌發揚光大,是這個意思吧?”

    杜柯點點頭:“沒錯,你看可行否?”

    丁茂行直截了當的說:“相當不可行。”

    杜柯問到:“原因?”

    丁茂行:“如果我要創建一個品牌,我絕不會買塊地、蓋廠房、從頭來過,而會直接買下一家現成的體育品牌,然后更名為新品牌。在我看來,這就是資本運作的游戲,等你建完廠房、驗收合格、批準開工、招募工人開始搞生產,要到猴年馬月去了?蘇云是個小女人,她的格局就這么大,她只能想到這個層面。而你,杜柯,你的格局要再大一些。”

    杜柯:“直接收購一家現成的體育品牌,得要不少錢吧?茂哥,我今年內最多能拿出9千萬,你能拿出多少?”

    丁茂行:“我沒錢。”他說的如此理所當然。

    “啊!?”杜柯以為自己聽錯了。

    丁茂行淡定的說:“你沒聽錯,我沒錢,一分錢都沒有,不僅沒錢,我還欠了幾百萬的債務。實際上,我連一張機票都買不起了,所以要你幫我買機票。”

    “……”杜柯無言以對,隨即覺得不對勁:“就上個月,過年的時候你回家了,咱們吃年夜飯時你還說,就這兩年你賺了三四千萬,哥,你的錢呢!你不會去澳門賭.博了吧?”

    丁茂行酷酷的說:“我玩的項目,比去澳門賭錢更刺激。其實這兩年我不止賺了三四千萬,我開的軟件公司不過是個幌子,我搞的是投資行業,我的公司連我一共四人,我們四人以200萬的本金起家,兩年內一共賺了兩億三千萬。沒跟你們說真實的數目,是怕嚇到你們。”

    “……”杜柯不敢相信啊,又問到:“那錢呢?你的兩億多巨款,一個月就沒了?你是玩什么投資項目的,炒股?”

    丁茂行:“炒股只是其中一項,外匯、石油、黃金、大豆、各種期貨,什么賺錢我玩什么。我搞投資從沒輸過,至少技術上沒輸過。這次之所以一夜之間傾家蕩產,和我的操盤技術無關,而是……*。”說到這里,丁茂行露出一種復雜的表情,憤恨、痛心以及深深的疑惑。

    “哎……”杜柯嘆口氣,“即便我相信你說的是都真的,可是……茂哥,你別怪我實話實話哈,你一分錢都沒有,咱倆如何開展合作呢?關鍵是我的資金也不夠啊,所以才拉你合伙的。”

    丁茂行忽然閃現出自信而狂熱的眼神,他看著杜柯,篤定的說:“我沒錢,但是杜柯你有錢啊。以前我用200萬賺回了2億多,一百倍的盈利。現在你給我兩千萬,或者五千萬、九千萬,我同樣能在一兩年內完成一百倍的盈利操作,或許沒有一百倍,但十幾倍、幾十倍是能做到的。十幾億、幾十億的資金,夠不夠去創建你的公爵品牌?那個時候,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兄弟,不要猶豫了,我們一起干吧!”(未完待續。)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