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畫滿田園 > 《畫滿田園》第三千八百八十六章 女人的不甘

  玄妙兒現在好像更明白李巧蓮的心思了,她或許對玄安本的已經不是愛的留戀了,而是太多的不甘心。
  
  但是這總情結不是自己能解開的,真的要看事情的發展了,并且自己太了解老宅那些人,他們是不會希望玄安本跟李巧蓮和離的,因為有李巧蓮在,他們還有希望靠著李巧蓮再翻身。
  
  其實說起來,他們那邊的人現在最不喜歡的應該就是姜翠芽了,因為姜翠芽沒什么家世,指望不上她能給家里帶來什么利益,并且她還懷上了孩子,聽說可能是男孩,這才是家里最大的敵人。
  
  現在的李巧蓮,家里那些人其實是不反感的,因為李巧蓮這兩年沒再生了,可能是生不了,她就一個閨女,以后跟沒不能爭家產,并且李巧蓮的大姑對她好,家里有錢,玄妙兒他們家因為之前的事情對李巧蓮也是有些虧欠感,所以也要彌補,李巧蓮以后自然是要過好日子,她只要在這個家,誰都借光。
  
  玄妙兒想到這些亂糟糟的事,對著李巧蓮道:“其實沒什么不甘心的,人生短短數十載,沒必要跟不值得的人浪費,你想過以后你要過什么樣的生活么?”他還是希望李巧蓮能放開那邊的事,開始新的生活。
  
  李巧蓮想了想,她確實想過:“嗯想過,我其實就是想過剛跟玄安本到京城時候的生活,那時候我們什么都沒有,人生地不熟的,然后一點點的擺攤掙錢,我生瑤瑤的時候,他哭了,我知道他是真的愛過我,所以我不甘心這么就拱手相讓了。”
  
  說完,李巧蓮的眼睛有些模糊,她以前一直沒有說出過這些心里話,她也不愿意承認自己的內心這么想的,因為自己都知道這樣很傻,可是自己就是想要這樣熬下去,看看玄安本究竟會多無情。
  
  她擦了一下眼睛又道:“并且,以前的玄安本不是這個性格的,他以前什么都不會,也不是很愛說話,開始的攤子都是我張羅的,手藝也是我學的,他做生意是我手把手帶出來的,后來我生孩子,就不再管了,所以我真的不甘心。”
  
  聽著李巧蓮一個接著一個的不甘心,聽著李巧蓮說起以前的事,玄妙兒也理解為什么李巧蓮不甘心,現在的玄安本都是李巧蓮打造出來的,以前一個什么都不懂的人,現在能自己做生意,也變得能說會道了,但是卻忘了對他恩情最大的人。
  
  以前玄妙兒不是很清楚這些,所以以為李巧蓮對玄安本全是因為愛情,現在明白了她說的不甘。
  
  可是也知道,這些不甘心會讓她很累:“巧蓮,我知道你的不甘心,但是為了他們不值得,不如退出了,到時候我給你開個鋪子,以后你自己當老板,可以再找個女婿,自己獨立門戶,那樣也會讓玄安本后悔的,你說呢?”
  
  李巧蓮搖搖頭:“妙兒姐,我現在真的不能離開那個家,我要看看,如果姜翠芽生了兒子,是不是玄安本真的能聽她的話,把我趕走,我就是想看看他最后的態度,我也真的就放下了,現在我能放下,我的心放不下。”
  
  “可是如果玄安本為了過好日子,來哄你的話,那你不是損失的更多?”
  
  “我還是能看出來他的真情假意的,我就是求一個答案,我雖然是因為有不甘,當然還是也想最后求證一下,他的心理我究竟是個什么位置,我對于他算是什么。”
  
  玄妙兒嘆了口氣,現在的李巧蓮完全不會離開玄安本的,因為不管是為了不甘還是為了知道玄安本是不是愛她,都不會離開。
  
  所以只能道:“那你就保護好自己吧,我相信很快你會有答案的。”
  
  “嗯,我也相信,其實我現在就是滿心的糾結,所以不想這樣的時候做什么決定,等我想好了,一定最先跟妙兒姐商量。”
  
  “你心里有數不被騙就行,玄安本雖然心眼不是太多,但是架不住姜翠芽心機深。”
  
  “我知道,其實我現在就是想看看他們還能做什么。”
  
  “有什么別自己扛著。”
  
  “嗯,那我去集市了,妙兒姐,別送了,我有空就來了。”
  
  玄妙兒還是送著她出了門。
  
  看著李巧蓮走遠了,玄妙兒也是嘆了口氣回了房間,自己倒是更明白李巧蓮為什么不離開了,跟前世自己看過的一些女人有些像。
  
  女人年輕時候陪著男人吃苦,把一個大男孩培養成了一個事業有成的鉆石男之后,就有想要享受現成果實的年輕女子來當第三者了,口口聲聲的說是為了愛情,其實如果沒有面包,她們真的有愛情么?
  
  此時,糟糠之妻已經是人老珠黃了,很多為了孩子老人也不工作了,什么都沒有了,半生的心血付出了之后,別的女人來直接吃現成的,甚至可能連孩子的撫養權都得不到,真的很可憐也很可悲。
  
  所以這樣的女人不管是為了孩子,還是為了不甘,或者是為了就不讓小三進門,總之就是不離開。
  
  其實誰都懂這樣的日子并不幸福,甚至過得很辛苦,不如一走了之,可是真的到了那個地步,能做到那么灑脫的人真的不多。
  
  這么一想,她也算是理解李巧蓮的這些想法了吧,畢竟這個真的很難接受,現在讓李巧蓮在那個家里再待一陣也好,讓她看得更透吧。
  
  此時京城里,花繼業的人一直在尋找袁素素的下落了,因為袁素素碰了花繼業的逆鱗,花繼業這次來其實不是僅僅為了方士耀的事情,也是為了要找到袁素素。
  
  不過花繼業也知道袁素素完全投靠了蕭巖木,而蕭巖木藏匿的很深,現在要這么硬找不太可能了,只能等一個時機,只要他們露面,袁素素一定不會活著。
  
  當然,這次方士耀的事情花繼業也覺得應該讓外祖父知道,畢竟方士耀曾經當了國公爺二十來年的孫子,嫡長孫,所以也該讓他知道一些關于方士耀的事情。
  
  天黑之后,花繼業去了國公府,直接去了方國公的書房。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