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畫滿田園 > 《畫滿田園》第三千八百八十五章 這人不能動
    “確實,說實話,要是我失去了脾臟,我也害怕,雖然不知道脾臟是干啥的,但是長在人身上,保證是有用的,也難怪千落害怕,這比死了沒差多少,總覺得隨時會死。”蕭瑾也是理解這個想法。
  
      “但是妙兒說,古書上說這樣不會死人,會不會影響壽命不一定,但是絕不是那么脆弱,應該可以正常生活幾十年。”花繼業這些也都是聽玄妙兒說的,只能說她在古書上看的。
  
      “說是那么說,可是想想誰不害怕。不過說起來,如果當初在戰場上,有這樣的醫術,或許可以讓很多人不去死。”上過戰場的人,所以很快聯想到這個。
  
      花繼業聽到這個也是很感慨,因為上過戰場的人都知道戰場的上可怕,當然也都希望可以少犧牲一些人。
  
      “以后醫術都會更進步的,人的壽命也會延長的,我們也盡可能的不會讓戰爭再起了,不會讓那么多無辜人失去生命。。”
  
      “是呀,戰爭,真的是能不起戰爭就不起吧,戰爭太可怕了。”
  
      說起了戰爭,兩人的表情都凝重起來了,又說了一會這些之后,兩人覺得宮里的事還是找白亦楠一起商量一下,人多主意也多。
  
      所以蕭瑾讓下人去接了白亦楠來。
  
      白亦楠到了之后,寒暄了兩句,落了座,說起來方士耀可能藏身之處,當然,如果那個太監的事情跟方士耀無關的話,這個太監也要查,因為他跟三王爺有牽連,這問題也不小,也需要找出來,所以這次怎么都要查。
  
      白亦楠聽花繼業說完了之后,嘆了口氣道:“確實難查,就說太后身邊的張公公,一個人住在一個院子,歷來哪有太監有這樣的待遇?這人咱們想動就很難。”
  
      花繼業自然也是了解這個人的:“是呀,所以現在就困在這了,找你也是商量一下,看看有沒有什么好的意見。”
  
      白亦楠搖搖頭:“我也想不出什么好辦法,說實話,就算是咱們去了張公公的院子,也不能到處搜,就算是皇上同意搜,那也要太后點頭。”
  
      蕭瑾也道:“太后年紀大了,她相信的人不是兒女,而是身邊最得力的幾個人,宮里跟普通的家庭不一樣,所以這確實是個問題。”
  
      說到這,三人也都沉默了,過了一會花繼業道:“既然太后那不好動,那就先從皇上周圍開始查,皇上會相信咱們,等都排除了,那也就剩下太后身邊了。”
  
      蕭瑾點點頭:“嗯,只能這么排除法了,我覺得只有這個辦法了。”
  
      白亦楠也道:“那就這么定了,先跟皇上商量一下,確定方向。”
  
      這事確定之后,也商量好了,讓蕭瑾明天自己去宮里,因為他是皇親國戚,去宮里正常,白天也不會引起懷疑。
  
      定好之后,花繼業和白亦楠一起出了九王爺府。
  
      走了一段路之后,兩人要分開時候,白亦楠還是沒忍住開口問花繼業:“妙兒可都還好吧?沒有受到驚嚇吧?”
  
      花繼業雖然醋勁大,但是也知道這次玄妙兒確實是身處險境,并且這次事情跟白亦楠是有關系的。
  
      所以也是為了讓白亦楠能放寬心:“她還好,沒什么事,只是千落受傷了。”
  
      白亦楠的表情還是有自責:“妙兒沒事就好,這次的事情都怪我,我應該親自登門道歉的。”
  
      因為如果不是他一直包庇袁素素,也不會有這次的事情,而袁素素最后跟他心里的一點不一樣,自己以前為什么就相信她只是一時迷糊,而不是真的歹毒?
  
      花繼業拍了拍白亦楠的肩膀:“事情過去了,你也知道你自己的錯了,就不說了,趕緊回去吧,我也告辭了。”
  
      白亦楠點點頭:“嗯,等我忙完這陣,見到妙兒再親自跟他道歉。”
  
      花繼業也沒說別的,跟著白亦楠告辭,奔著千府方向去了。
  
      白亦楠走的不快,因為知道玄妙兒什么事情都沒有,說實在的他很踏實。
  
      誰都不知道,玄妙兒出事之后,白亦楠連夜的去過了永安鎮,但是只是在花府門外看了看,就回來了,雖然知道玄妙兒沒受傷,但是他的心里有虧欠,不敢露面是因為怕花繼業想多,并且那時候自己也是水火之中,沒有太多時間逗留。
  
      但是不去看看,他的心里難受,所以連夜的去了一趟,誰也不知道,只是他自己的心里安穩了。
  
      當然這些他不需要別人知道,只要自己知道就行了,自己的心里唯一放不下的,虧欠的,都是玄妙兒。
  
      第二天,玄妙兒剛吃了早飯,李巧蓮就來了。
  
      玄妙兒看見李巧蓮這精神狀態不錯,笑著迎著她進了屋:“前幾日我爹娘來說了你們家的事,怎么,又讓你們來鎮上了?”
  
      李巧蓮坐下之后道:“不來也不行啊,家里都翻天了,之前幾天家里一直有進賬,忽然沒有了,這個感覺他們也受不了,這不都保證誰也不去我們房間,我婆婆現在不干別的,就陪著姜翠芽,所以我們就又來了。”
  
      玄妙兒聽著聽著笑了,這些人挺逗的,什么都能想出來,這些人要是放到現代,都能當編劇,心里戲太多。
  
      “那也挺好的,至少你不用每天面對家里那些人,就是來回走累點。”玄妙兒道。
  
      “也還行,只是我沒想到玄安本對我真的這么厭惡,我們來的路上一句話沒跟我說。”李巧蓮已經完全不叫玄安本為三郎哥或者三郎了。
  
      她說這些的時候,臉上是帶著絕望,但是好像心里似乎沒有以前那么難受,或許也是已經適應了。
  
      “玄安本早晚會后悔的,你現在不用說太多,看著吧,等姜翠芽生了孩子之后,一切更有定數。”玄妙兒現在也不知道未來什么樣,但是姜翠芽的孩子絕對起到一定的決定作用。
  
      李巧蓮點點頭:“嗯,我知道,姜翠芽如果生了男孩,我的日子怕是更不好過了,我現在就希望玄安本能主動地說跟我和離,或者休了我,那樣我也就不用留一點的希望,反倒我也就死心了,現在我就是不甘心,我不相信,我跟他這么多年的感情,真的就忽然的什么都沒有了,我不甘心就這樣浪費了我最好的時光,最后我一無所有。”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