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造化之門 > 《造化之門》第八百四十八章 有個屁用
    陶興的飛船等級不錯,還是一件半極品道器。

    寧城一上飛船就留在一個船艙中沒有再出來,似乎對飛船去什么地方毫不關心。

    納蘭茹雪晉級到了天位境,實力大漲。不過面對陶興三個修為都比她要高的天位境,心里還是有些打鼓。但一想到寧城,她就安穩了下來。寧城如此精明,陶興三人修為比她高,都是寧城提出來的,他不可能想不到其中的危險。

    所以寧城在船艙閉關,她也留在自己的船艙穩固修為。

    寧城和納蘭茹雪都不出來詢問,陶興幾人自然不會主動去和寧城解釋。

    “那個寧城有些古怪,別看他說自己不是天位境,我肯定他的修為不會比陶兄差。”飛船的甲板上,尤承掃了一眼船艙,很是凝重的對身邊的陶興和黎思雁說道。

    陶興冷冷一笑,“寧城和納蘭茹雪是朋友,想必修為不會比納蘭茹雪高出太多。就算是他說謊了,他是一個天位境修士,我們三個也不必懼他。只要納蘭茹雪去開啟陣法,我們三個打他一個還打不過?若是再暗算一下,我就不信他這么強,尤兄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

    尤承和黎思雁也點了點頭,陶興說的沒錯,哪怕寧城是一個天位境后期,他們三個也沒有必要害怕。至于寧城是生死境修士,他們想都沒有想過。生死境那么好進入嗎?不要說寧城身上連神晶都沒有,還要用一壺頂級好酒換一些神晶。就算是寧城有神晶,以寧城看起來并不是很大的年齡,也不會是一個生死境修士。

    黎思雁嘆了口氣。“早知道我們換一個人好了。”

    尤承沉聲說道,“換人不大現實,我們為了找一個水靈根的處子都找了兩年了。納蘭茹雪變異純冰靈根可是比水靈根更加好,而且還是處子之身。她這種人,如果被太素界那些大宗門看見了。也會強行收為弟子的。”

    陶興哼了一聲,正想說現在的女修簡直太不自愛,竟然連一個處的都找不到。不過想到黎思雁也不是處的,硬生生的將這句話咽了下去。

    ……

    飛船在海上疾行,因為走的是邊緣地帶,倒也沒有遇見什么強大的海妖攔路。

    直到半個月后。納蘭茹雪實在是忍不住了,她走上甲板問道,“思雁師姐,我感覺到這個方位似乎不是赤枝島方位,而且赤枝島的距離也沒有這么遠。”

    不等黎思雁回答。陶興就走了過來,同時正色說道,“茹雪師妹,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實話了。事實上我們并不是去赤枝島,而是去另外一個島嶼。那里絕對有木本源晶,和你說赤枝島,只是怕人多口雜,傳出去了而已。茹雪師妹放心。到時候我們得到的東西分成四份……不,是五份,一人一份。”

    納蘭茹雪點點頭。“我知道了,我去看看寧師兄。”

    她是真的知道了,如果不是寧城突然出現在邊素神海城,恐怕她被人賣掉了,她還要幫人數晶石。

    納蘭茹雪在寧城的門外站了一會,還是沒有去打攪寧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又是幾天過去,飛船船身一震。停在了一座巨大的礁島上。

    “寧師弟,比起你來。我們幾個可懶惰多了。”看見寧城出來,陶興哈哈一笑。

    寧城沒有回答陶興的話,他的神識早已鋪天蓋地的掃了出去。這個礁島不但神靈氣匱乏,就連一根小草都沒有,要說這里有木本源晶,寧城還真的很難相信。

    “陶師兄,這里看起來天地元氣似乎很匱乏啊,這里怎么會有木本源晶?”納蘭茹雪問了出來。

    “幸虧那些木本源晶藏匿的很深,要不然的話,早就被人發現了。事實上我們幾個剛到這里的時候,也是和你一樣的想法。先跟隨我來吧,等到了地方后,你就知道了。”陶興說完,收起飛行法寶,先行走進這個礁島的深處。

    寧城的神識在這礁島掃了幾遍了,卻一點點異常都沒有找到,他不明白陶興要將納蘭茹雪帶到這里來干什么。既然不明白,也只能跟隨陶興三人走。

    一炷香后,陶興在一處礁石縫隙處停了下來。

    這種礁石縫隙,在任何一座礁石島上都有無數,根本就不起眼。剛才寧城神識掃的時候,也掃過這個地方,似乎并沒有異常。

    偏偏陶興就指著這一處礁石縫隙說道,“就是這里面,進去后就行了。”

    說完,陶興帶頭鉆了進去,跟著尤承和黎思雁也鉆了進去。

    寧城回頭對納蘭茹雪說道,“你跟緊我一些。”說完,寧城也鉆了進去。

    鉆進這礁石縫隙后,寧城的神識豁然開朗,之前他在外面根本就掃不到的東西,在這里全部看見了。

    一條整齊的石路一直鋪到深處,再往下,神識也掃不到底。

    寧城吸了口氣,好強悍的一個隱匿陣。他的神識帶著如此強的穿透力,也要鉆進這個礁石縫隙后才能看見里面的東西。而且進來后,神識也被限制在了一定的范圍之內。

    納蘭茹雪顯然也看見了周圍的東西,她有些緊張的跟緊了寧城。

    半個時辰后,寧城的神識終于豁然開朗起來。一個巨大的護陣出現在他的面前,讓寧城詫異的是,這下面竟然有人。

    兩名永恒境中期的修士正站在這個護陣之前,在護陣上面還趴著一名渾身的女修。這女修早已氣絕多時,渾身蒼白無比,身上還有血流在護陣之上。

    “咦,又來了幾個螻蟻……”那名頭戴古怪帽子的永恒境修士也看見了寧城五人。

    陶興和尤承等人看見這里竟然有人了,臉色立即就變得蒼白起來。下面這兩人的威壓下來,很明顯的是永恒境修士。

    “你們……怎么知道這里?”陶興干澀的問了一句。

    那頭戴古怪帽子的永恒境修士冷眼掃了一下陶興,卻將目光落在了寧城身后的納蘭茹雪身上。隨即就哈哈大笑起來。然后對身邊另外那名身材矮小的修士說道,“姆兄,這真是得來全部費工夫。我們找的這個祭陣女人靈根資質太差,將陣祭完后,還差了那么一點點才可以打開護陣。現在倒好。幾個螻蟻主動送來一個如此漂亮的女人幫我們祭陣。”

    另外那名矮冬瓜般的永恒境修士顯然也看見了納蘭茹雪,他眼里甚至都冒出了紅光,過了好一會才舔了舔嘴唇,“好,好,這個女人太漂亮了。祭陣后。最好能保住她的小命。再漂亮,如果死了我的興趣也會大失。”

    納蘭茹雪的臉色一樣蒼白起來,她終于明白了為什么陶興幾人要找她組隊。原來是要用她的處子之血祭陣,祭陣后,這個護陣才可以打開。

    “前輩。這女人我們就送給前輩……”陶興顫巍巍的說完后,心里只有后悔,他沒想到這個地方竟然不是只有他們知道。

    “滾……”矮冬瓜虛空一巴掌拍了出去。

    “啪”的一聲,陶興被這一巴掌拍的撞在礁石邊緣,整個身體的骨骼寸寸化掉,猶如一攤水銀一般撲倒在地上。眼里露出驚恐勉強的喘息著,一時還未隕掉。

    “綿骨神通,你是古會前輩……”尤承說話也一樣結巴起來。從他顫抖的身影就可以看出他心里有多畏懼。

    寧城暗自好笑,綿骨神通說起來嚇人,這種神通有個屁用?還化骨綿掌呢。這家伙怎么不去當太監?

    “啪……”再次一巴掌,尤承同樣變成一灘沒有骨頭的皮肉癱在了陶興身邊。

    “你過來。”矮冬瓜將目光落在了黎思雁身上。

    緊跟著尤承的黎思雁嚇的更是驚顫不已,她見那矮冬瓜的目光看向自己,掙扎著走過去,“古前輩,我可以伺候前輩……”

    說話間。她已經將自己的衣服迅速扒掉。在死亡面前,廉恥和自尊根本就不值錢。她是聽到這個矮冬瓜說對女人有興趣。這才抱著一線生機。

    “一個破鞋也敢要我寵幸,滾……”這次矮冬瓜沒有動手。而是一腳踹在了拱起身子的黎思雁身上,黎思雁口噴一口血箭,撞在了護陣上,當場隕落。

    “輪到你了。”矮冬瓜將目光落在寧城身上。

    寧城沒有過去,而是看著地上一時沒有死去的陶興問道,“你是怎么知道這里的?”

    陶興哪里還顧得上回答寧城的話,他連命馬上都沒有了。寧城抬手虛空一抓,陶興的戒指就落在他的手中。很快他就從陶興的戒指中找到了一枚方位玉簡,玉簡赫然是指著這個地方,然后還介紹了這里是木本源晶的所在。

    看見寧城理都懶得理自己,還對陶興的戒指動手,矮冬瓜臉色一變。不過不等他說話,寧城就走了過來,“矮子,將你的地圖也給我看看。”

    “你找死……”矮冬瓜剛剛說了三個字,一種鋪天蓋地的強者氣勢就壓抑了過來,矮冬瓜的領域半分作用也沒有起,直接消融不見。

    那頭戴古怪帽子的永恒境強者很想出手幫忙,可是他一樣被寧城的強大領域壓制住,根本就無法動彈。

    下一刻,一道磅礴無邊的拳意道韻就轟了過來。

    “嘭……”裸的殺意轟在矮冬瓜的丹田之上,矮冬瓜直接飛了起來,‘啪嗒’一聲,落在了陶興和尤承的身邊。和陶興一摸一樣,這矮冬瓜落下來的同時,也化成了一癱沒有骨頭的皮肉。

    一枚戒指落在了寧城的手中,矮冬瓜這才聽到寧城的話,“綿骨有個屁用,我不知道什么是綿骨,還不是一拳就化了你的骨頭。”

    (第三章居然提前了幾十分鐘,朋友了晚安了,請求月票支持!)

    (未完待續)

    ...
江苏11选5号码遗漏查询